首页

科幻小说

莫名其妙两界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莫名其妙两界行:《莫名其妙两界行》正文 第三十三章 豹麟马

    “小凰儿那边,这次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居然连一些基本的常识都没告诉,就匆匆开始了启灵仪式,唉~!”

    “这叫赶鸭子上架!时隔多年了,咱们云舟学院终于又出了个好苗子,现在差点就被你们父女俩给毁了!”

    “老洛,这次确实是你鲁莽了,抢人什么的倒还在其次,无非就是些手段罢了,可你也不能这么搞。”

    “罢了,总归这次虽然出了点意外,但结果却还不错,那位梁月小友也是不负众望,竟然弄来了一棵神秘的植物系契约兽。”

    “恩~不错!那棵叫做兰剑草的东西,看着就很不简单,我甚至都能够隐隐的从上边察觉到一丝威胁感,想来它的品级肯定不低!”

    “植物系的契灵师,一般成长的较为缓慢,不过若是再加上他的金色天赋的话,倒也确实是个不错的搭配啊。

    在培育的过程中,契约兽的发生变异和进化的几率也会大大的提高!”

    “啊,既然那小子已经完成了启灵,那么他这辈子也注定是个契灵师了,你们现在也都可以安心了。

    准备尽力的栽培吧,假以时日,等他成长起来就好了。”

    “栽培是肯定的,但也不能过度的呵护,否则只会成为一朵温室里的小花,看着漂亮,却也经不起风霜。”

    “不错,适当地磨砺自然不可缺少,平日里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等也只需暗地里将他护持住,不要被人暗害了就好。”

    “老洛,那孩子后面的教导就暂时交给你了,可千万别把他给带歪了。”

    “嘿嘿~你们放心便是,我老头子心里有数着呢!”

    ……

    终于送走了这群不告而入的老人家们,看着他们各凭着本事,扎堆御空而去的身影,梁月心里不禁也是一阵羡慕。

    回身又看了看旁边的这匹,被那位契灵学院的院长当作“赔罪之礼”而留下来的代步坐骑,此时他的心里也是颇有些意外之喜。

    这是一匹温顺的高头大马!

    体型相比起现实里那以挽重和力量而著称的夏尔马,甚至还犹有过之~

    然而,那个洛老头在将此马交给他的时候,却又是说,眼前的这匹马的特点在于速度快,跋山涉水不在话下。

    能够日行数千里,而且还不费劲儿……

    看着这匹,足有两米半以上的个头,浑身布满了雪白鳞片,头上还长着两只旋纹弯角的大马,梁月心里边也不由得一阵好奇。

    “我现在的首要任务,一定是要先好好的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哪怕只是从上,来一番纸上谈兵也好!”

    不同于,陈清老师的那头需要契灵才能驾驭的黑色巨鹰,眼前的这匹被叫做豹麟马的雌性兽类,则是一种不用通过契约也能驱使的温顺灵兽生物。

    而且据说已经被驯养了多年,本身的智慧也不低。

    至于价值方面,洛老头那边没有说。

    不过~既然是能够被他那种分院长级别的人物送出的礼物,想来也该是价值不菲才是~

    牵着这匹意外得来的豹麟马,在家里走了一圈后梁月才发现,自己的住处貌似没并没有能够牧养它的地方。

    后院地方倒是够大,不过却没有马厩,至于前院~

    梁月此时左右看了看那两排干净到几乎一尘不染,又没有住人的平房,最后便直接一咬牙。

    意念一动,原本白净的手掌再次化作了暗金长剑!

    “刷~!”“刷~!”“刷~!”……

    几下的功夫,那原本只有两米多一点的房门,顿时又被整整齐齐的砍去了一截,窗户什么的,也都被他如此毁去。

    整个过程中,不管是那厚实的木材,还是砖石,都没有对他手中的宝剑形成半点阻碍,几乎是一划而过,异常的舒心写意!

    如此,这皇剑草的锋利程度,足可见一斑!

    “不愧是名字里带了个皇字儿的,用起来还真是顺手~”

    意念一动,默默地将之收回体内之后,梁月便牵着大马走进了这房间。

    从一个精致的紫色乾坤袋内拿出了两个石制的食槽,放在了空荡荡的木床上,又在里边填满了水和豹麟马的专用饲料。

    这些饲料之类的东西,都是洛老头临走的时候留给他的。

    连同梁月手里边的大号乾坤袋,在人家的手里其实也只是装盛这些东西麻袋包而已。

    足足五十个立方的麻袋包,当真是异常的奢侈……

    完了之后,梁月这厮又从主楼内的衣柜里,拿来了两床厚厚的被褥铺在了地上。

    于是,一个临时的马厩就这样完成了。

    “先在这儿住这吧,等回头有功夫,我再给你盖一座大一点的房子。”

    伸手在这豹麟马的鳞片上轻轻拍了拍,稍微交流了几句之后,梁月便慢悠悠地来到了后院。

    这花园里那原本被砸地粉碎的演武场,此时早已被神不知鬼不觉的恢复如初了,地面上异常的平整,一点都看不出翻修过的痕迹。

    当然,梁月其实并不知道这些。

    此时他来到这演武场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要熟悉一下皇剑草的能力和特性!

    根据之前那小东西传给梁月的信息,此时的皇剑草其实一共有着两个能力。

    其一,便是之前他在那几个老头子面前已经展示过的,皇剑草的那枚新生叶片。

    可长可短,可硬可软……

    能被当作长剑来用,也可以拿来当鞭子使。

    而且坚韧异常,不惧风雷水火,据皇剑草自己说,这世间没有多少东西能把它弄断。

    且不谈这其中有没有吹嘘的成分,起码梁月用起来感觉是挺顺手的。

    “看来得找个机会,专门去练一下了,最好是能弄到本剑法,鞭法秘籍什么的,哪怕只是最基础的那种也无所谓!”

    另外的第二个能力,则是来自于皇剑草那庞大的根系系统!

    以他目前的水平,自然无法应用那根系的全部能力,或者直白点说,梁月现在只能有限的去操纵,那根系中的一条小小的根须。

    这是由于梁月本身的能力所限,承担不起更多的负担。

    但即便只是这根须,却也是有大用处。

    除了同样坚韧异常,难以摧折,水火不侵等等这些被动特性之外,它还可以在悄无声息中扎入地下,而后再从地面的某个点上钻出来。

    迅速地将目标缠住,进而去吸收目标身上的能量与精神力,并反补自身!

    如果是那些不幸被这条根须扎入了体内的生物,可能连血肉都会被其汲取一空!

    而就这么一条小小根须的攻击范围,则是在以梁月为中心的五十米之内!

    说起来十分的神奇,甚至还有点阴险。

    但其实仔细想想的话,这些所谓的特性和能力,说白了也都是皇剑草身为植物的天然本能罢了。

    只不过,相比于那些普通的植物,这株暂时还弄不清品级的皇剑草,已经将这种本能发挥到了十分强大的程度!

    “不过~它具体是怎么个强大法呢?光听那小东西吹也不行,也总得有个正经的目标来试验一下。”

    梁月此时,正站在演武场一侧的草地上,控制着已经在无声中扎根到了对面的根须,绑住了一块约么百来斤的石头,肆无忌惮地耍着流星锤。

    整个过程毫不费劲儿,他本人更是抱着膀子,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呜呜的风声,在这后院中肆虐着。

    片刻之后,那块石头更是再也经受不住这种摧残,咔嚓一下,被生生勒碎在当场!

    很快,那条根须又顺着地下的泥土,从梁月的脚底回到了体内。

    “唔~!”

    就在它缩回来的一瞬间,梁月顿时便觉眼前一黑,不自觉的闷哼一声。

    一阵源自于身体内部的空虚感,骤然来袭。

    踉跄地支撑了几下,这厮最终还是一屁股坐在了身下的草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浑身瘫软无力,面色虚白的模样。

    等过了良久之后,身上的虚弱感才稍微复原了一些。

    “这是精神力消耗过度的原因吧?得亏之前我还被皇剑草的一身涅磐能量强化过,不然的话,恐怕还要更加的不堪!

    不行~看来得赶紧修炼了,否则就算是再强大的外物,也终究只是样子货而已!”

    梁月此时软绵绵地躺在地上,目光散乱的看着头顶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

    高大的豹麟马不知何时已经溜达来了这后院,眼见他的这副模样,便顿时低下头来,用鼻子轻轻地在他脸上触碰着。

    眼中还带着几分人性化的担心之色。

    梁月见此,只是笑着在它的脸上抚了抚。

    “没事儿,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