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莫名其妙两界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莫名其妙两界行:《莫名其妙两界行》正文 第二十八章 校内邮包

    “这里的环境真好!看得我都不想走了!”

    “行,那就别走了,反正家里宽敞的很,也不缺你这一张床。”

    “呸!你想的美!要住我也是住在慧慧那边,走了!”

    ……

    将在自己的住所简单了参观了一下,便又匆匆坐着巨鹰飞上了天空的师生几人送走后,梁月这才慢悠悠的返回。

    抬眼望去,只见在一座略显起伏的山坡上,一座简单而精致的中式古典小院正坐落在那里。

    矮矮的青草遍地,偶尔冒出几朵艳丽的小花,院子背后则是一片骤然耸起的山峰,其上林木森森,一派原始风貌。

    间或还有着一声声动物的鸣叫声,从林子里传出。

    再远处则是一片连延的大雪山,雪山的那一边估计就是沈青蝉等人所在的武院了~

    一条清澈的瀑布自那山中一泻而下,化作河流,并从小院的不远处徜徉而过。

    这水有些凉,属于高山冰雪融水,水中的游鱼不多,但却又异常生猛与肥硕。

    不时地,便会从水中腾跃而起,溅起一朵朵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耀眼。

    而在这院落的对面,便正是那契灵学院所在的方向,远远地望过去,在一片高大林地的包围下,那座学院显得异常神秘而威严。

    学院距离梁月的住处,大概有五六公里的样子,中间皆是一马平川,一条宽敞的青石道路甚至已经延伸到了山坡的脚下。

    “呼~!以后就住着了!”

    环顾四周,梁月眼中望见的都是一片原野风景,偶尔也会有一座座如同独栋坐落的建筑,不过却罕有人烟。

    那些应该都是所谓的,拥有紫等天赋的学员才有资格入住的居所。

    除此之外,即使是在这云州学院里,大部分的学生也应该都会像沈青蝉他们一样,住在院内的集体宿舍吧……

    深吸一口气,梁月随后便慢慢地走进了小院。

    推开门,迎面而现的是一片以石砖铺满的院落,院落的中间是一棵大树,树干笔直,足够被十人合抱!

    这树之前可能有专人来修剪过,足足二三十米高的主干,即使分叉,也鲜有散乱的枝丫,宽大的树冠整整覆盖了小半个院落的天空。

    如果梁月没看做的话,这应该是一棵生长了数百年的橡树。

    在这棵树的后边,便是他的住居所,一座二层小楼。

    其上色调黑白分明,颇有些苏式建筑的意思。

    然而令他有些困惑的是,眼前的这所小院,其实一座四合院!

    进门之后,左右两边也还有着两趟平房,其中的房间可不少,且与主楼的风格统一。

    另外,在主楼的后边,还有着一个足有住宅两三倍大小的花园,但其内却是草木稀疏,花园的中间则是一个宽阔的演武场。

    之前的众人在参观的时候,一个个的也都是一副震惊状。

    只有陈清老师,以及出身不凡的杜子恒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

    “这也太奢侈了吧,这院子绝对是给那些世家子弟准备的……”

    梁月此时有些咂舌的走在院子里,看着两旁空荡荡的房间,心里不禁一阵感叹。

    “一个人在这里住是真的有点不习惯,难不成~我还能雇一些佣人过来?”

    这一念头在他的心里一闪即逝,不过很快便被这厮甩出了脑中。

    推门走进了屋内,入目的便是客厅,内部家具齐全,桌椅成排,而且主次分明,很有华夏特色。

    两边则分别是会客室和用餐的地方,二楼则是主卧,客卧,以及书房等设施。

    此时,在客厅的桌子上,正放着一个酱红色的小木盒。

    梁月打开一看,里边盛着的是几块令牌。

    这令牌本身的材质似乎有些特殊,入手温润,却又似金非金,似木非木,很不简单的样子。

    不过,根据之前陈清老师的提示,梁月却知道,眼前的这块令牌其实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物件。

    需要认主,功能上大体就是现实中的钥匙,加保险防盗系统。

    在认主之后,小院周围便会启动几个简单的阵法,有着预警,防护,避目,甚至遮风避雨的效果~

    在这人人都是高来高去的云州学院内部,也算是平添了一套保险措施。

    “认主~”

    梁月此时也没有犹豫什么,从乾坤袋中拿了一把没用过的匕首,轻轻在自己的手指上一划,一滴鲜血便顿时滴落在了这令牌上边。

    大约一两秒的功夫,血液便被吸收了进去,随后只见这令牌表面顿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荧光。

    一时间,梁月的整个精神似乎都与这令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联系。

    通过这面令牌作为媒介,他觉得自己此刻,似乎可以很方便的操纵小院的阵法。

    这种感觉十分的微妙!

    实际上,根据陈清老师的介绍,像小院令牌认主的方式,其实有两种。

    第一就是这种滴血认主的方法,其二则是可在令牌中留下一道法力印记,通过法力来操控之。

    只不过,这种方法对于目前的梁月来说,还是有些力有未逮。

    “扣扣~”

    “有人吗?”

    正当梁月想要尝试一下,操纵这令牌的时候,外面的院门忽而被人敲响。

    一个陌生的声音,紧随而至。

    梁月见此,顺手便将这令牌放入了衣襟,随后便走了出去。

    “请问是哪位?”

    推开门,梁月便在院门之外发现了一个长相憨厚的粗壮青年,看样子比他自己好像也大不了几岁。

    “呵呵~学弟你好,我是在可咱们院内进行勤工俭学的学员,叫庄健,这个是你的加急邮包。”

    说着,便将手上正提着的一个用粗布包裹着的大件儿,递给了他。

    “邮包?谁的呀?”

    梁月见此,顿时一阵费解,要知道他可是才刚进门没多久呢,就连学籍的注册都还不到一个时辰~

    “不清楚,好像是校内的工作人员吧,走了学弟,你忙!”

    青年说完,便对着他摆了摆手,随后便向着山坡下方快不行去。

    “啊,谢谢你了,庄学长!”

    梁月闻言,便也暂时放下了疑惑,往前送了几步。

    随后,便在自家小山坡下方的青石大道上,见到了一辆特殊的邮车。

    那是一只外表酷似三角龙的生物,有着比大象还要厚重的身躯,身长足有七八米,健硕而魁梧,浑身肌肉扎实,体表还覆盖着灰绿色的鳞片。

    最重要的是,这生物的身下还长了八条腿!

    而在它的身体两侧,此刻正挂满了各种邮包和信件。

    不过这一生物看着很温顺,被那位名叫庄健的青年骑在背上,轻喝一声后,便一溜烟的顺着道路蹿了出去,跑起来异常的平稳!

    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跑出了数里的路途……

    梁月见此,嘴角抽了抽,又看了看手中的邮包,顿时若有所思。

    “看来我要走的路还很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