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莫名其妙两界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莫名其妙两界行:《莫名其妙两界行》正文 第二十三章 特殊训练

    当陈清老师循着那颗信号球的指引,来到靠山村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黑色巨鹰在村寨的残骸上缓缓降落,梁月则一直坐在那座坟丘的旁边默默地发呆,那箱小红果已经成为了坟前的祭品。

    一面简陋的石碑正坐立在那里,上边已被梁月用匕首刻下了几个字。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眼见陈清老师到来之后,梁月也没有多说什么,将手边从靠山村收集到的东西填入乾坤袋,又对着面前刚从千里之外赶来的陈师深鞠一躬。

    随后,便跟着对方走上了巨鹰的脊背。

    飞翔在天空之上,眨眼间靠山村便已是退到了天边。

    “唉~!想开点吧,生死离别这种事情,以后还会有很多,相比之下,修炼者的世界更加不会太平。

    你本身天赋卓绝,自然会成为很多人窥视的目标,你的日子,这才刚刚开始呢。”

    过程中,陈清老师大手一挥,一道青色的辉光将梁月笼罩在内,为他挡住高空中的劲风之余,也终是开口对他开导起来。

    梁月闻言,依旧沉默,定定地看着身后的村寨。

    直到它彻底消失不见之后,才回过头来,眸中已是微微有些发冷。

    “紫级天赋,法修……的确会被他人所窥觊,要是当初我没回来就好了。”

    说到这里,梁月的嘴角上也不禁弯起了一抹自嘲的笑意。

    作为一个成年人,梁月并不会如同现实中的某些影视作品所描述的一般,遭逢了大难,便就要死要活,好半天都开解不了。

    更不会因此,就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现实世界中的遭遇,早已造就了他不错的心理素质。

    现在的梁月明确的知道,与其沉浸在悔恨中,终日自责和怀念仇恨,还不如趁早收拾好自己,将这份仇恨的时间去投入到修炼之中。

    因为只有这样,将来的他才能更好地去寻找敌人,发现敌人,并将之粉碎!

    想到这里,梁月摸了摸那条已被他缠在手臂上的红色发带,嘴角猛然一抿。

    “小妹,爹,娘,你们别急,孩儿会替你们报仇的!”

    “对了,待会儿到了清水城之后,你就暂时在城中住上几日吧,我这还有几个地方没走完,就不带你去了。

    待我事了归来之后,再一并将你们带会云州,至于安全问题,你倒不用担心,没人敢在城中对你动手。

    不然,就是公然挑衅我云州学院,届时他们将会在云州寸步难行!”

    “多谢陈师,小子记下了。”

    ……

    前后也就一刻钟多一点的功夫,这巨鹰便已载着二人横跨百多里的山水,来到了大山之外的清水城上空。

    此时的时间才刚入夜不久,下方的街道上正是人头涌动,灯火通明,一派热闹异常的景象。

    还是那家湖边的客栈,还是那座独门独栋的客房,店家这边似乎是收到了什么命令,房间也一直都为他留着。

    这一次的巨鹰并没有降落下来,还在半空之上的时候,陈师便已经挟着他自鹰背上轻轻一跃,落进了下方的院子里。

    对他嘱咐了几句,又交给他一个信号球之后,整个人便腾空而起,驾着急匆匆地巨鹰飞走了。

    如此可见,这位陈清老师身上的行程,似乎也很紧张。

    “梁月,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我还以为你得在家再待上半个月呢!”

    正当梁月要推门而入的时候,隔壁的院墙上一颗小脑袋忽而伸了出来,头上还绑着两个小丸子,粗粗的眉毛显得十分可爱。

    这正是沈青蝉那丫头。

    “怎么了?看你一副愁眉苦脸的,难道是舍不得家里人?”

    “……我的家,没了!”

    说完,梁月对着这小姑娘摆了摆手,随后便关上了房门。

    “?家没了?什么意思啊?”

    沈青蝉闻言,顿时有些没听懂,不过她随即也没有再去深究什么,就此回到了自己的院中。

    这小姑娘的父母也早已从东山村来到这里,这些日子以来也都跟她住在一起,此刻正在屋里准备晚饭。

    爬墙头这种事,被二老看到了可不好!

    ……

    来到房间之后,梁月并没有再做什么,只是躺床上静静地发呆,连房间的灯火都没有点燃。

    此时的梁月已经很疲惫,浑身酸痛,精力匮乏。

    不知不觉间,便已睡了过去,再睁开眼的时候,天色竟已然大亮!

    窗外的枝头上正有两只小鸟在欢叫。

    梁月见此,便扶着有些发木的脑袋坐了起来,沉默地下床洗漱。

    随后又找店家要了一桶热水,洗个了澡之后,整个人也总算精神了不少。

    梳洗完备后,梁月走出了院门,在大街上买了几个包子做早餐,而后便来到了陆文所住下的那家客栈。

    一个时辰后,交代完了靠山村的事情,并将那些从村中收集到的有用之物,连同一个乾坤袋交给了对方之后。

    梁月便马上从客栈走出,脸色显得很平静,但整个人却又隐隐上了着几分令人畏惧的煞气。

    此时的他,已经将心箭术所涉及的感官状态开启,五感也随即达到了自身的极限。

    慢慢地,他游走在街道人群之中,通过开始自身的听觉、嗅觉能力,观察着大街上的一切人,事物,亦或是偶然间路过墙角的某只小动物。

    同时,在人群中行走之际,他的每一个脚步,侧身的动作,也都会时刻注意着对来往行人进行躲闪。

    梁月这样做,并不是什么心血来潮,而是一种对自身能力的锤炼方法。

    “我现在,已是身负仇恨,但实力低微,因此为了早日报仇,就应该付出比别人成倍的努力,就我目前所掌控的技艺来说。

    心箭术无疑已经是最好的那一个,我不能放过任何锤炼自己的机会!”

    想到这里,梁月的眼神在不经意间,已是变得更加的坚定起来。

    慢慢地,他开始全身心的都投入了进去。

    “这清水城内,并不是修炼箭术的地方,所以我现在的目标,就应该暂时放在对于感官的锻炼上,争取早日将这种状态掌握。

    然后,就是进入到第二阶段训练!”

    于是乎,正是抱着这样的一种目的,梁月开始彻底的融入了大街巷尾的人群中。

    此时的他身穿普通的粗布衣衫,如同一个最普通的小镇少年一般,于人群中慢慢游走。

    累了便坐下来闭目养身,饿了则随意的在街边找个摊位,狼吞虎咽的吃饭。

    偶尔,他还会选定一个既定的人物为假想目标,在尽量隐藏自己的同时对其进行追踪,以及练习闭目辨识的能力。

    在此过程中,他需仔细辨认和了解目标的一举一动,观察与捕捉他们身上的气味和行走节奏。

    直到彻底的完成对这种模式的掌握,甚至是精通!

    就这样,在这缭乱而繁杂的街巷中,梁月开始一次特别的训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