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莫名其妙两界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莫名其妙两界行:《莫名其妙两界行》正文 第二十二章 燃烧的噩耗

    想到这里,梁月也是顾不得其它,赶忙朝着村子的方向跑去。

    什么心箭术,什么感官放开,在这一刻都已被他抛在了脑后!

    实际上,自他看到村子着火了之后,他就已经慌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并在心中乞求着家人的平安。

    “爹,娘,小妹……”

    前后才不足半个时辰的功夫,梁月便已经跑到了山下,原本需要近两个时辰的路程已被他匆匆走完。

    途中连滚带爬,身上的衣衫被荆棘挂作一条一条,血色伤痕布满了全身

    发带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就这样披头散发的来到了距离村寨不远的林子里。

    然而,正当梁月气喘吁吁地要跑出去之时,心中忽然而至的一阵警觉,顿时令他犹豫了。

    随后,他迅速地将自己藏在一棵老树后方,慢慢地蹲坐下来。

    一双眼睛不住地向四周打量着,渐渐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脑中思绪电转!

    几分钟之后,梁月终于重新恢复了冷静,眼中的泪水正在无声的流淌,但此时的他却并没有再发出一丝的声响。

    转而向胸前的衣襟内一掏,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乾坤袋,一阵快速的翻找之后,一颗乒乓球大小,朴实无华的珠子被他抓在了手中。

    无声的捏碎!

    一缕鲜血自他的手掌中慢慢地流淌下来。

    这正是在清水镇时,陈清老师留给他的信号球,据说只要捏碎之后,即便在几千里之外的人也能瞬间接收到。

    随后,梁月扔掉了掌中的细碎,继续在乾坤袋中翻找起来。

    片刻后,一堆瓶瓶罐罐被他勉强塞进了残破的衣服里,猎弓被他握在手中,箭矢虚引。

    紧接着,梁月闭上了双眼,片刻后当他重新睁眼的时候,眼眸中已经只剩下了淡然,以及隐隐而现的一丝决绝。

    “你们一定要活着呀!”

    心里带着这么一丝奢望,梁月此刻仿佛化作了一只矫健的猎豹。

    他站在树后的阴影中,一双眼眸迅速扫过了视线之内的所有地方,在确认没有丝毫的人声之后,心下反而更加沉重。

    他轻步快行,弓着腰身,敏捷异常。

    片刻的功夫,已然跨过了数百米,一丝丝火焰的灼热自空气中传播而来,火星摇摆着四散如飞絮。

    然而,在梁月的感官中,却只是从对面的村子里,捕捉到了一阵阵木材燃烧和爆裂的声音,除此之外,他甚至没能听到一丝人声!

    “这怎么可能!?靠山虽然只是个村寨,但防御力量却根本不弱!村寨四周还有木墙和瞭望台,每晚都有人守夜!

    铁叔,六爷,村长他们都是好手!寻常的山贼即使来攻打,也必然会付出惨重代价!”

    梁月此刻心中彷徨,也不再去考虑什么隐藏行踪,就这么红着一双眼睛,快速地穿过燃烧正烈的村寨大门。

    紧接着,一副令人绝望的场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座正在燃烧着的小丘,由一具具早已面目全非,烧的只剩残缺骨骼的尸体堆积而成!

    空气中飘荡着充斥刺鼻的气息,这种气息令人惊悚。

    “啊~!!!”

    梁月此时只觉脑子里轰然炸开,思绪一片空白。

    他发了疯似的嚎叫着,向着自己家的方向奋力奔跑,途中跌倒了又爬起来。

    然而令他窒息的是,那低矮的石墙内,之前还充满温馨的家园,此时已然被大火吞噬,

    房梁倒塌,墙体残缺,一丝丝焦灰不断地从火焰中飞落。

    “轰隆~!”一声闷响。

    当梁月踉跄的奔入院门后,不堪重负的房屋在此刻轰然倒塌。

    一时间火星四溅,烟尘腾起,迅速地向着四周围扩散。

    梁月走在其中,满目的惊慌与绝望,泪水不断地从脸上淌下,视线快速的在这废墟中寻找,可惜最终却没有找到一丝让他牵挂的迹象。

    唯有一条沾满了灰尘的红头带,此刻正静静地躺在院子的一角。

    那是梁月从清水城为小妹带回来的一件礼物,他曾亲手为小妹绑在了发髻上,那小丫头对此也是十分的珍视,一天前才刚刚洗过晾在了院子里。

    梁月拿起了这条丝带,心中的悲伤转化成了愤怒,咬着牙向四周围看去,胸口快速地起伏着,眼神显得格外的狰狞。

    不过很快,他似是又想起了什么,瞪大了一双眼睛,仔仔细细地开始在地上寻找起来。

    “一个时辰前村子还好好地,我不信那些凶手能走得多远!”

    想到这里,梁月忽而踏出了门外,睁大了双眼,借着周遭的火光在地上慢慢地找寻。

    “铁叔是一个武者,正值壮年,村长虽然年纪大了,但却更加老辣,六爷年轻时当过兵,曾在阵前与敌国的先锋斥候对抗。

    我不信他们没有反抗过一丝一毫,即使你们是从天上飞来的,也必定会在此留下痕迹!”

    梁月此刻心中发狠,紧咬着嘴唇,埋头在村中找了一圈又一圈。

    村中的大火还在燃烧,点点火光冲天而起,时间在这星火中快速地流淌。

    当天穹上的星辰逐渐暗淡,远方的天空中升起了朝阳之后。

    梁月终于在村中石磨的缝隙里,寻到了一丝似是而非的迹象。

    这是块特殊的绸缎,十分的坚韧和细密,黑色且印着暗纹,上面还染着血痕。

    包裹着一块小石头,被人用力砸进了石磨下方的缝隙里。

    这绝不是靠山村该有的东西,因为即便是最为豪奢的族长家,平日里也不会穿着丝绸面料的衣着出行。

    昨天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天,既不是节日,也不用祭祖,所以……

    “这是一件外来品。”

    梁月此时瞪着一双干涩的眼睛,有些麻木的看着手里的布片。

    经过了一夜的沉寂,此时的他已经冷静下来。

    良久之后,才慢慢地回到了家中,并在一片已经燃烧殆尽的残骸下,找到了那被父亲放在地下暗格里的乾坤袋。

    从这袋子里取出一个放着珍贵药物的玉盒,药材被他随手扔掉,残破的绸缎,连同那块被包裹在内的小石头,则慎重的放入其中收了起来。

    随后,梁月从地上站起,深深地凸出一口气。

    从墙角拿了取来了农具,就在那已经燃烧成了一片灰烬的残骸旁边,挖掘起了坟坑。

    然后一把一把地将村民的骨灰推入其中,将众人合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