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莫名其妙两界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莫名其妙两界行:《莫名其妙两界行》正文 第二十章 《心箭术》

    接下来的日子里,梁月便就一门心思的跟着六爷学习起了箭术。

    原本只是在每天晨练后的一百箭,如今也已经变作全天候的不计数练习。

    这也使得,本来还希望在余下的这三个月里好好给梁月亲近一下的小妹,计划落空。

    不满之余,一张小脸整天也都是皱巴巴的。

    不过,梁月的父母对此倒是不置可否,暗地里却是拿着些银两送到了六爷家,算作是拜师之礼。

    如此可见,父母对他学习箭术的事情,还是十分支持的。

    六爷这边所教给梁月的箭术,名曰《心箭术》。

    听着是很高大上,还有点玄学的架势,但直白点说,就是一种不单纯依靠眼睛,来锁定目标的箭术。

    既然是不靠眼睛,那这门箭术的初级阶段,就必须要依靠修炼者的其它感官,比如耳朵所代表的听觉,鼻子所代表的嗅觉等,来判定对手的位置。

    对于这一阶段的箭术,六爷已经将之掌握的炉火纯青,再加上梁月的天赋确实了得。

    一个愿意教,一个愿意学之下,这箭术的进度自然是事半功倍!

    不过,当领悟了这一层功力之后,这一门箭术也才算是刚刚入了门而已。

    到了第二阶段,则是抛开人体的感官而存在的修炼模式。

    换句话说,就是不靠人之五感,改用意念等看似不靠谱的第六感应,来辨别目标的方向,并最终准确的锁定目标的气息。

    这一阶段的学习中,据说对修炼之人的精神力和对敌经验要求很高。

    当梁月把这种靠判定目标的气息,来锁定对手的技巧熟练掌握之后,才能算是步入了精通层次!

    随后,这《心箭术》的第三阶段,也就是最高境界,便是开启传说中的心眼!

    不靠感官,也不靠气息,即使这两者前提都被紊乱,也同样能够准确的锁定目标的位置。

    据说在拥有了心眼之后,修炼者即使不小心身陷幻境,或是中了他人的迷魂之术,也能够保持清醒,稳住自我的本心,进而一击毙敌!

    不过,这第三阶段的心眼,也只是传说中的境界罢了。

    具体的原理,更是一概不知。

    因为六爷这边,由于他本人的天赋所限,嗯,或者说老人家本就没有多少天赋。

    当初在军中跟着那位将军学习这门《心箭术》的时候,便只是勉强学会了第一阶段,通过听声,嗅觉等来辨别目标。

    第二阶段的气息锁定法,他则更是硬记住了其中的训练方法。

    至今为止,六爷凭借着多年来的狩猎经验,以及小半辈子的军旅生涯,也依旧对此第二阶段一知半解。

    而作为《心箭术》最高境界的第三阶段,这位老人家也是只知其名罢了~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梁月这个什么都不会,又对这些新鲜知识甘之如醴的小年轻来说,这前两阶段《心箭术》的出现。

    也依旧是叫他废寝忘食,全神贯注的投入了进去!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半月~

    依托于那惊人的天赋,梁月近段时间来可谓是收获甚大,对于六爷所教授的箭术,那学的也是贼快!

    仅仅只是这一个半月的功夫,他便已经基本掌握了这《心箭术》第一阶段的技巧,欠缺的也只是实战中的灵活应用而已。

    六爷对此,也是暗暗咂舌,心中嫉妒之余,又有些难言的欣慰~

    ……

    这一日的下午,迎着傍晚那火红的云霞,梁月此时正一脸安然的闭着眼睛,慢慢地行走在村旁的湖畔边。

    清风拂过湖面,一朵朵浅浅的浪花幽幽地拍打在岸边的岩石上。

    此刻的他,手中猎弓搭着箭,半引半发,微微支起了耳朵,全力倾听与辨别着湖中游鱼的声音。

    一种自然的韵律正在他的耳边环绕,万籁俱静,唯有那水中的鱼儿在轻轻地扰动水纹。

    忽然,只见梁月原本只是虚抬的双手猛地一拉,手中猎弓顷刻间便化作了满月。

    “嗖~!”的一下。

    一道箭矢化作了黑影,毫不犹豫地被他射出,眨眼间便扎入了碧波荡漾的湖面!

    下一刻,梁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嘴角挽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随后,他将连接着箭尾一端的细绳轻轻一拉,一条火红的大鱼顿时飞出了湖面。

    挣扎着溅起了五光十色的水花,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最终被他牢牢的抓在了手中!

    “哥哥好棒~!晚上有大鱼吃喽!”

    这时,一个欢快的声音忽而从不远处传来,并快速临近过来。

    转头一看,来人正是小妹梁静。

    近段时间以来,由于靠着梁月从清水城带回来的那份资助,梁父这边也很是从中找到了一批名贵药材。

    悉心调养之下,小妹原本娇弱的身体也已经好转了不少,原本苍白的脸色上,如今已经开始出现了健康的红晕。

    “怎么不在家待着,身体才刚好一点就出来乱跑。”

    梁月宠溺的在小妹头上摸了摸,而这小姑娘则直扑进了他的怀里,随后撅着小嘴撒娇道。

    “人家想来看哥哥吗,别太辛苦了,这些日子你都好久没在家陪我了呢!”

    “呵~你这小丫头,走,咱们回家做鱼去~”

    说着,梁月轻笑着将小妹的肩膀一揽,手里拿着鲜活的大红鱼,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嗯~哥,我想吃那种小红果!”

    梁静此时抬头看着头,带着甜甜的笑意道。

    “行!等明天我就给你摘去~”梁月十分痛快的答应道。

    “人家现在就想吃吗~!”

    小姑娘此时拉着他的衣角,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笑的像个精灵一样。

    印象中,小妹一直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乖巧模样,似乎甚少露出这种娇憨这色。

    “嗯?现在?”

    梁月闻言,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依旧还在灿烂的天光,心中也不忍让妹妹失望,于是点了点头应道,“时间倒是还来得及~”

    “哥!我帮你拿着!”

    小妹闻言,顿时将他手里的大红鱼抱在了怀里,牟足了劲儿,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勉强制住了这条生猛之物。

    梁月见此,只是轻轻在这小丫头的鼻尖上点了点,随后便道。

    “行了~小馋猫,哥哥现在就去给你摘果子,不许乱跑了,赶紧回家吧,我去去就来~”

    “知道了哥,你快去快回,小心安全!”

    梁静说完,便抱着怀里的鱼向村子里跑去,身形有些蹒跚,但却异常的雀跃。

    嘴里还哼唱着,他闲暇之余所教的歌谣。

    梁月就这样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直到眼见小妹迈入了村寨,才轻笑着摇了摇头,收拾了一下身上的猎弓,转而朝着大山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