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莫名其妙两界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莫名其妙两界行:《莫名其妙两界行》正文 第十五章 白色云霞

    “没有天赋,不合格!”

    “没有天赋,不合格!”

    “没有天赋,不合格!”

    “没有天赋,不合格!”

    “没有天赋,不合格!”

    ……

    在接连的出现了梁月和陆文这两个适格者之后,接下来的检测仪式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节奏中。

    一个又一个的少年来了又去,匆匆忙忙,带着满脸的愕然与失落结束了自己的征程。

    哭泣声渐渐在高台的另一侧响起,偶尔也会有人带着不甘朝着梁月这边望来,似乎是在渴求着什么。

    与台下的一众失落少年相比,高台上的那几位清水镇族老及官员,此刻倒是显得尤为欣喜。

    似乎在为今年能走出他们三个被入取之人而兴奋,尤其是沈青蝉和梁月他们两人,一个蓝等一个紫级,可谓是天赋卓绝!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他们的底气和资本。

    只要他们二人能够顺利的成长起来,那么在将来的时候,他们也有的是机会跟这俩人攀上关系。

    往远了不说,最起码梁月和沈青蝉的老家可是在清水境内,到时候只要对他们的家人施点恩惠和政策,偶尔再去慰问一下也就够了。

    也不需要太过亲密和频繁的联系,这样做可能还会适得其反,只要到时候能说的上话,关键时候能靠上些关联就好~

    这不,虽然在这青天白日,大庭广众的,那几位族老和官员们拉不下脸过来现聊感情。

    但正站在梁月身边的几位华服少年们,却也是门儿清的,趁着这个档口,纷纷凑上前来与他互相介绍起来。

    就连之前还对他挑衅的陆文,这时候也都是走过了过来,带着一脸死了孩子的笑容,跟梁月拱了拱手。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背后进行的,眼前的广场高台之上终究不是联络感情的地方。

    几人也只是在简单地介绍了几句之后,便暂时各归各位了。

    此时,梁月才想起转头向着台下铁叔等人的地方看了过去,但可惜的是,他们靠山村的检测仪式已经结束。

    除了梁月陆文二人之外,村里的其它人则都没有被检测出天赋,此时的铁叔陆叔,已经到另一边领人去了。

    “接下来,终于能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了。”

    想到这里,梁月下意识的看了看旁边正装模作样,满脸严肃之色的站在一旁的沈青蝉,心里也不由的一阵感慨。

    ……

    时间很快便在人来人往中被消磨了过去。

    一直等到旁晚时分,当最后一个来参加检测仪式的少年,结束了这项足以影响他们一生的事件之后,这场仪式也终于宣告结束。

    梁月的身旁又多了几位被入取之人,但也不多。

    在他们三个之后,脱颖而出的少年一共又出现了九个。

    五女四男,稍显有阴盛阳衰的架势~

    而这九人的情况也与一旁的陆文近似,天赋都在黄绿两等间徘徊。

    不过令人尴尬的是,这九人中有八个,他们本身的籍贯出身却并不在本地。

    这么算起来的话,清水镇中一共也才出了四个被入取的少年。

    可即便如此,一旁的族老与官员们,对于这个结果貌似也已经相当的满意。

    毕竟,这清水镇中的适龄少年,原本也才只有一千人左右。

    按照那天晚上,铁叔所给出的每千人中会出现一两个武修入取之人,十万人中才出一个法修名额的比例来计算。

    这次清水镇能走出来四个少年,已经算是相当不俗的成绩了~

    “这么算起来,我是不是该好好的庆幸一番了?”

    正当梁月心里这么愣神的想着的时候,没曾想一旁的沈青蝉却在此时暗暗地掐了他一把。

    那纤细的小手力度可是相当的惊人,直将他拧的怒目圆睁,咬牙切齿。

    不过随后,当这厮看过去的时候,这小姑娘却是用眼睛对他示意了一下。

    梁月这边也是瞬间心领神会,看向了前边似乎正有话要说的蓝衣中年人。

    “我名陈清,是这次云州学院过来的招生教师,你等此时站在这里的目的我一清二楚,而对其中些许的杂事,我也并不关心。

    想入我云州学院自无不可,我也十分的欢迎,但我们却也有着自己的一些规矩,那就是~只有天赋资质达到青等以上的人,才会被入取。

    我看了一下,你们之中有两人有这个资格,说实话~这已经很不容易了,而天赋没有达到青等的少年,我这儿就只能说声抱歉了。”

    随着这陈老师的话声一落,在场众人顿时哗然。

    原本一个个还都气宇轩昂,眉目之中带着兴奋的少年少女们,顷刻间塌下了肩膀。

    也无怪乎众人觉得失望,毕竟无论现在换了谁来,恐怕都会如此。

    而云州学院这边,貌似还是第一次前来清水招生的。

    “陈~先生,难道就没有例外吗?”

    一位身上带着满满的书卷气的文静少女,此时不甘心的问道。

    如果梁月记得不错的话,这位美女的天赋应该是绿等,而且还稍稍有些变色的意思,距离录取线其实只差了一点,难怪会心有不甘呢。

    “有啊,除了天赋在青等的人之外,另外还有两种入院的方法,其一,便是你有令人惊艳的一技之长,且足够打动我。

    其二,便是你们家中的势力,足够影响到我云州学院,并能够疏通其中的脉络与关系,叫院中将你等,破格入取。”

    说这话时,这位陈清老师并没有避讳什么,脸上反而带着郑重其事之色。

    众人闻言,顿时又是一阵哀叹,只有那位文静美女却忽而眼前一亮。

    咬了咬粉唇后,才尝试着对陈清老师继续道。

    “小女,近来在读书时有些体悟,不知这算不算是一技之长?”

    一边的梁月闻言,心底顿时有些疑惑的看了过去,旁边的沈青蝉,陆文等人也同样如此。

    一时间,似是都以为这位美女是不是有些犯了癔症。

    心想读个书谁不会啊,有点体悟,了不起不就是能写篇观后感吗?

    这也算一技之长!

    想到这里,周遭的几个少年人无不面露古怪,甚至讥讽之色。

    不过,相对于众人的轻视,陈老师那边却是意外表现的兴致盎然,笑着开口道。

    “具体说一说呢,你体悟到了什么?”

    “小女在昔日读书时,无端察觉到了一种似是而非的元气,小女原本身子羸弱,可大概从去年开始,当小女察觉到那种元气,并将之引入体内之后。

    身体便逐渐好转了起来,现在已经可以短暂的将那种元气唤来体外了。”

    这位小美女说着,白皙的小手一伸,随后便满脸严肃的开始运力起来,这份能耐貌似并不轻松。

    一直到她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脸上也憋得有些通红之际,那只如莹玉一般的掌心中,才霍然一亮,慢慢地生出了一团若有若无的白色气体。

    这气体恍如云霞初生,缥缈无端,看似微弱,但却仿佛自带一种凌然不可侵犯之意!

    四周围的观者连带梁月在内,一时间竟都被这淡淡的云色所感染,仿佛被带入了一种别样的情绪。

    叫人不自觉间,便从心底生出一种信服之感!

    “这么神奇!?”

    梁月此时震惊异常,发自内心的觉得这白色的气体,肯定不简单!

    对面的陈老师对此似乎也是异常的满意,双目放光的对着此女露出了肯定之色,而另一位来自于学院中的老师代表,则露出了满满的惊讶与嫉妒!

    “好!你被入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