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莫名其妙两界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莫名其妙两界行:《莫名其妙两界行》正文 第八章 关于天赋

    时光荏苒,转眼间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随着天赋测试日期的临近,村子里的气氛也逐渐开始变得火热起来。

    当然,这个所谓的火热,其实也仅仅是指的包括梁月在内的这九个适龄儿童而已。

    其余之人,不管是忙着在地里耕作的农民,村寨门口站岗的执勤人员,还是村中已经在山间密林来回往返了两趟的打猎队。

    包括那些个适龄儿童们的家人,却似乎都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并未多做表示。

    除了村中族长家里的父母亲人,表现的热切了一点之外,其他的家庭都十分的欠奉。

    就好像,他们这几个即将去检测天赋的孩儿们,只是照例去往城镇里走上一遭而已,根本没有多少人寄予希望。

    但很显然,除了梁月之外,边上那几个没心没肺的小孩,却都没能察觉到这一点。

    ……

    “……所谓天赋,指的就是你们在修炼这一途径之上的天分,有天赋的人便可以进行武艺等方面的修炼。

    没天赋的,就只能考虑去学习其它的技能来养活自己了……”

    “……修炼天赋也有着高低上下之分,当你们通过了检测,并且天赋达到了一定的标准之后,就会获得推荐名额。

    可以被推荐进入相应的学院就读,学习更高层次的功法和技巧,届时也会有专业的修炼者对你们进行指导。

    达不到入学标准的,也可以通过购买或者家传的功法进行自修,还可以额外花费更多的银钱进入学院进行攻读……”

    “……修炼天赋共分为两种,一种为武修天赋,另一种为法修天赋,前者考量根骨与悟性,后者据说与人的灵魂相关,具体如何暂且不知。

    具有武修天赋的人相对多一些,每一千人中便可能会出现一两个能被国属学院入取的适龄之人,我们这靠山村建立百多年。

    就曾经出过三位被学院如取的武者,其中两人在族长家,一位在外游历,另一外尚在学院中就读,剩下的那第三人就是我……”

    “……具有法修天赋者十分的稀少,每十万人中都不见得能够走出一个合格之人,一旦出现,也必定会成为各方所争取的目标。

    据说,在这一体系中还有着多种修炼定位与分支脉络,每一种都是博大精深,需要一辈子的时间去探索,但这就不是我能够了解的了……”

    “……武修,法修,这两者无论哪一种天赋都是先天而成,落地为定,这是一个人的宿命,倒是听说过有些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可以为人改善天赋。

    但那太过虚无缥缈了,不切实际,我希望你们也该有这个觉悟……”

    “……修炼天赋可分为七等,赤、橙、黄、绿、青、蓝、紫,越靠近紫级者天赋就越好,关于这一点,无论武修还是法修都一样。

    天赋等级在黄等以上的,便可达到被各大学院招收的标准,法修的话,可能会稍微宽泛一些……”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下面你们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尽管提出来。”

    ……

    一个灯火算不上明亮的木屋里,梁月此时正坐在一方小板凳,缩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面前那些正踊跃提问,神情激动而雀跃的少年们。

    坐在几人对面的,则正是之前为他们讲解问题的村中护卫长铁叔。

    铁叔是个中年男子,身体健硕,脸上还有道伤疤。

    与梁月家里一样,貌似也不是这靠山村的原属居民,至于为什么为成为眼前这个幽静小山村的住户,那就不得而知了。

    也不知道其它的小伙伴们注意到了没有,之前这铁叔在为他们讲解有关天赋的事情的时候,其实多少是有点敷衍的。

    就好像是在,照本宣科一样。

    “可能,在这位大叔心里也不觉得我们这九个里,能走出拥有天赋的人吧。”

    想到这里,梁月也不禁自己挠了挠头,暗自咂舌,“建村上百年,只出了三个武者,其中一个还是外来的,这几率也太低了吧?”

    其实他也倒是能理解铁大叔的想法,这种几率之下,人家也无外乎就是见的多了,不以为意而已。

    这村子里的适龄儿童几乎每年都有,每年也都会劳人家来讲一遍,然后不管人多人少,都要带到镇上去参加检测,最后再失望而归……

    “不过族长家倒是挺厉害的,另外两个武者竟然都是出自他们这一系,难道天赋这东西跟血统也有关系?”

    想到这里,梁月这厮也不禁把目光看向了那个坐在众人最前列,一身青色书生装扮兼满脸臭屁模样的小孩儿。

    这小子就是来自族长家的嫡系子弟,名叫陆文。

    平日里喜欢装模作样,爱面子,有时候还会耍点小心机。

    曾经因为面子问题,跟梁月产生过冲突,然后私下里比武较量过,结果被他打哭了~

    联合周围的其它同龄人,孤立梁月的决定,就是这小屁孩做下的……

    当然,梁月对此却根本不在乎,对于这个小屁孩的谋划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他所感兴趣的是这陆文的哥哥陆天,一个只比他大了四岁的少年,同样出自族长家的嫡系传人。

    而且,也正是之前铁叔所提及到的,村中另外一个正在学院中就读的武者。

    可惜,梁月来的时候对方就已经被某个学院选中,近几年来那位陆天也都在外地上学,从来没有回过家。

    “听说那人天赋不俗,而且还是个有才情的,会做文章,之前好像还写过一首诗,还被记入了他们家的族谱~

    虽然有点吹嘘的感觉,但在这村寨里总归是个人物,能拿来对照一下。”

    ……

    此时的天色已晚,一轮圆月正挂在当空,四周围昆虫的鸣叫声一刻都不停歇,将整个村寨衬托的格外宁静。

    散会之后,梁月慢慢的走在归家的路上,脑子里不时地回想起之前铁叔关于天赋问题的描述,内心里也难免生起了一阵忐忑之意。

    不过随后,他便很快就释然了。

    毕竟,能够来到眼前这样一个神奇的梦中世界走上一遭,本就已经是无双的机缘了,剩下的那些~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吧……”

    心里这么努力的催眠着自己,很快梁月便回到了家中的小院。

    明亮的烛光从窗户中透过,偶尔有人影婆娑以及小妹那奶声奶气的欢笑声,一丝丝饭菜的香气正慢慢的飘荡出来。

    此情此景,令梁月忽然间心境安然,感受到了满意这两个沉甸甸的字眼。

    “法修,灵魂……原本还以为这梦中世界是个武侠,没想到它竟然是个玄幻啊!”

    在屋外站了一会儿之后,这厮很快便收拾好了心情,哼着小曲儿推门而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