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庆余年之庆余年影视第二部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庆余年之庆余年影视第二部小说:《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正文 第183章:树倒猢狲散

    “这事等你的伤康复了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庆帝也是十分担心李承辞,毕竟这次李承辞受的伤,可是伤到了根骨。

    这要是伤到了根基,以后的修炼之路恐怕要慢上许多。

    李承辞点了点头,确实,他现在最需要的还是要养好身体。

    只是可惜了范若若林婉儿两人……

    若是自己当初没有受伤的话,可能已经下了聘礼。

    倒是委屈了她们两人,看来得想个办法补偿补偿她们。

    “好生修养吧,朕就告辞了。”庆帝说完便准备离开。

    “儿臣恭送父皇。”

    “不必了。”

    庆帝挥了挥手,随后便推开了门离去了。

    李承辞叹了叹气想要从床上站起来,可是刚准备发力起身,可浑身都传了一种由骨头到全身的疼痛。

    “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好好躺下休息,有要干什么呀?”

    庆帝前脚刚离开,范若若就走进了房间里看到了这一幕。

    李承辞身上的伤不易走动,范若若自然清楚,既心疼又责怪。

    李承辞淡淡地笑了笑:“我这不是想要活动活动筋骨吗。”

    “你现在就要好好修养,婉儿姐姐已经亲自给你去熬药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会,我去给你饭菜。”

    “若若不必了,这些小事还是交给下人们去做吧。”

    自从当初庆帝允诺赐婚后,李承辞就更加舍不得让范若若林婉儿她们去做那些凡尘琐事。

    她们两人本就是大家闺秀,一位是当朝郡主一位是尚书之女。

    从小就是娇生惯养,吃喝穿衣都有下人们照顾,哪里会照顾人?

    “承辞哥哥,虽然辞疑宫这下人们都是你信任的人,可是我和婉儿姐姐还是不放心,毕竟现在都是特殊时期啊。”

    在经历了这件事情后,范若若更加的小心翼翼了。

    范若若生怕还会出现杀手,所以李承辞的生活起居从此以后都交给她和林婉儿。

    “这……”

    李承辞心中也是一阵感动,可是他总不能说辞疑宫从里到外的人都是对他忠心耿耿,都是他经过系统的排查挑选出来的吗?

    “若若你就放心吧,辞疑宫所有地方都有白袍军的镇守,有他们在你大可放心。”

    “哦,对了。”范若若听到李承辞提起白袍军便想到了一件事。

    旋即说道:“承辞哥哥你有所不知,自从你出事后,白袍军的将士们就如同发疯般的在京都调查你的事情。”

    李承辞当即一愣,在刚才他就担心白袍军的兄弟们,会不会因为他暴怒,没想到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若若你现在赶快去叫李忠义来见我,快,一定要快。”

    范若若见李承辞认真的样子,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点了点头便出去寻找李忠义了。

    可想找到李忠义哪有这么简单?

    李忠义他们在得知李承辞遇害之后,瞬间就暴怒了。

    一个个发誓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找出伤害李承辞的凶手。

    如今满京都的寻找选手,可以说所有的白袍军已经遍布整个京都排查。

    足足过去半天,范若若也没有寻到李忠义在何处。

    最后还是找到贾诩动用了辞疑宫大批的人马才找到他。

    李忠义在知道李承辞找他后,也是飞快地回到了辞疑宫。

    两人此刻正在秘密交谈。

    “你说你平常挺聪明的一个人,这个时候怎么如此鲁莽?你难道不知道这么做会如何吗?”李承辞面色微怒。

    李忠义也是低下了头,他自然知道这么做的严重性。

    可是一想到李承辞受了如此重的伤,心中便是一团怒火。

    “殿下,属下实在是难忍这一腔怒火,这么做全是属下的意思,还请殿下惩罚属下。”

    说着李忠义跪了下来,言下之意想要一个人扛下所有。

    李承辞冷声一哼,只能叹了叹气:“唉,这么做希望父皇不要责怪。”

    “殿下,庆帝那边已经默许了我们,殿下您就放心吧。”

    此话一出李承辞翻了翻白眼,庆帝不会责怪他,李承辞心中还是非常清楚的。

    他担心的也不是这,他担心的是这件事会打草惊蛇。

    “这件事恐怕已经打草金蛇,当初控制那披发狂人的家伙可能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件事有些难办了。”

    李承辞叹了叹气,白袍军个个都是高手,这么多高手同时出现在京都,各大势力肯定能察觉到的。

    能控制发狂人的家伙想必耳目也不少,他要是察觉不到那可真的是有假了。

    “殿下我会接受惩罚的,不过殿下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呀?需不需要把人马调回来?”

    李忠义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做了多么大一件蠢事,心中也是十分的愧疚。

    李承辞摇了摇头,目光透过窗纱看向不远的城墙。

    “不必了。”李承辞道。

    李忠义不解,既然白袍军会打草惊蛇那为何不调动回来?

    “打草惊蛇,你已经惊了蛇,你现在半路而退,那这蛇是不是知道你背后的人已经醒了?”李承辞淡淡说道。

    “殿下您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现在退了,那人肯定就知道你已经醒了是你下的命令?”

    “嗯,接着调查下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李承辞看了一眼李忠义。

    李忠义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李承辞的房间。

    这是属于两人之间的默契,不必言语,便能明白。

    …………

    “通知下去我苏醒之事万万不可传出去。”

    “是!”

    李承辞房间的黑暗中传来一声阴森的声音。

    没人知道这人是谁,只有李承辞一个人清楚。

    …………

    隔日。

    李承辞在林婉儿和范若若两人共同面圣请示后搬出了皇宫。

    回到辞疑宫后,满朝文武陆陆续续的登门拜访。

    不过他们看到的李承辞都是一副半死不活重度昏迷的样子。

    这让很多原本支持李承辞的大臣们心中慌了起来。

    “五殿下这个样子跟死了有什么差别呀?你说他不会一辈子就这样了吧?”

    “可不一定呢,毕竟连御医都说了,活下来的几率很小。”

    “那你说我们这该怎么办?五殿下要是醒不来,那基本无缘皇位了呀?”

    “嘘,小声点,可不能让其他人听见,这可是掉脑袋的呀。”

    “怕什么啊?正所谓树倒猢狲散,有这个想法的,可不止我们几个。”

    几个原本投靠李承辞的大臣们躲在辞疑宫的一处秘密交谈着。

    “咳咳!”

    就在这时一声轻咳声,吓得几人连忙闭起了嘴。

    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丞相林若浦,这下子几人可是吓破了胆。

    “你们几个说什么呢?”林若浦问道。

    “没,没说什么……”

    几位大臣慌忙摆手,随后便在林若浦的注视下离开了。

    既然离开后,林若浦也是独自一人来到了李承辞的房间。

    足足供去了半柱香的时间,林若浦才一副担心的样子出来。

    这时林婉儿也是走了过来,看到自己的父亲行了一礼。

    “婉儿你过来,为父有事情要跟你说。”林若浦对林婉儿挥了挥手。

    林婉儿点了点头随后便跟着林若浦来到了书房。

    “父亲有什么话嘱咐婉儿吗?”

    林若浦摇着摇头,半响后仿佛下定决心的看着林婉儿说道:“婉儿你还是离开五殿下吧!”

    林婉儿瞬间就愣住了,就仿佛刚才听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不过这件事对她来说确实是天大的事情。

    “父亲,你这是在说什么?你让我离开承辞哥哥?”

    此时的林婉儿与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此刻的她彻底发狂了,她难以置信自己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五殿下,现在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御医都说了五殿下能活下来的几率太小了。”林若普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林婉儿冷冷一笑,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流下。

    她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和其他的大臣们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树倒猢狲散这句话有理,父亲你太让我失望了。”

    “婉儿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呢?五殿下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给你未来?”

    林若浦此时也是有些怒了,语气也变重了很多。

    这也更加让林婉儿心中失望,在她看来自己父亲是铁了心要离开了。

    “父亲,你还是自己走吧,庆帝已经赐婚了,我是不会离开承辞哥哥的。”

    林婉儿知道李承辞已经苏醒了,因此她是不会离开李承辞的。

    而且就算李承辞真的昏迷不醒她也是不会离开他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又如何?庆帝虽然赐婚了,可五殿下尚未下聘礼,明日我会当面请求陛下撤回赐婚。”

    林若浦说完此话也不再理会林婉儿,转身便夺门而去。

    林婉儿看着自己父亲离去的背影,第一次感觉自己的父亲如此陌生。

    …………

    “刚才的话,你们也听见了吧?没想到连丞相都要离开五殿下,看来五殿下真的完了,我们也不要白白浪费时间了,赶快另寻明主吧!”

    “嗯,不如我们一起投靠二殿下或者太子殿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