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在日本做神明的日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在日本做神明的日子:《我在日本做神明的日子》正文 第233章 漆黑夜空里的一点星光【完结】

    王小虎现在无心在想其他的事情,大敌当前,丝毫的大意都是致命的!

    就在玉子喊出王小虎这个名字时,这头怪物身体徒然一抖,随后双眼变得通红,

    “嗬嗬……嗬嗬……”

    “嗯?会说话?认识我?”

    王小虎看着面前这头突然发生变化的东西,轻声问了两句,

    突然,只听轰的一声,这头怪物就朝王小虎攻击而来,

    “哎,怎么一天到晚净是打打杀杀的~”

    说着,王小虎挽起了袖子,随手将湛卢宝剑甩了个剑花,就朝这头怪物迎面而去。

    “小心!!”

    玉子疾呼一声,这头怪物不同于她之前对付的壁垒里的怪兽,不仅实力强悍,而且有智慧,

    失去了灵力的玉子,仅凭剑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虽然有湛卢宝剑,玉子也不认为王小虎能抵挡的住怪物的第一波进攻。

    看到王小虎竟然迎面就朝怪物进攻而去,玉子顿时心惊胆战,心脏都揪了起来,

    可随后她就惊讶的发现,这头怪物在王小虎的身上不仅没占到一丝便宜,

    而且接连两个照面,还被王小虎狠狠的划了几个深可见骨的口子,

    一时间,玉子似乎都忘了呼吸,他惊讶于王小虎的势力,更被他犀利和大巧不工的剑术所折服,

    “剑招无形,随心所欲,这……这难道是剑术几大境界里面的——剑境如心!

    这王小虎,究竟是什么人,不仅剑术造诣如此之高,而且还拿有柳新剑派的宝剑湛卢,

    难道,难道是师兄的人!”

    玉子的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王小虎的表现,让她真的是大吃一惊。

    “玉子,不行,还是没有信号,要不你先休息会,我看小虎马上就完事了,一结束,立刻带你上医院哈!”

    冈本笑嘻嘻的蹲坐在了玉子身旁,看着不远处激烈的战斗,眼睛不时害怕的眯缝几下。

    “你……你早就知道王小虎的秘密了?”

    玉子冷眼看着冈本,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问道,

    “准确的说,也是知道没几天,他……有太多连我都无法过问的秘密,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作为朋友应该帮他保守秘密,

    玉子,记得,保密,不然,我会生气的。”

    冈本笑嘻嘻的看着玉子说道,但玉子却突然身体一冷,似乎从冈本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这是她从未在冈本身上感受到的气息,

    一时间,在冈本如此恐怖的灵压下,玉子的呼吸都有些勉强,

    “我……我答应你……

    冈本,如果,我说不,你是不是真的想杀了我!!”

    玉子恼怒的瞪了眼冈本,后者顿时嘻嘻一笑,憨憨的挠了挠后脑勺,玉子立刻就感觉到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徒然消失了,

    她不由得轻呼了口气,

    “呼……真是……真是两个怪胎!”

    王小虎一剑又一剑的将眼前的怪物身上的脓包一个接一个的斩断,

    仅仅片刻,怪物身上的脓包凸起就全部被斩断,跌落在地上,瞬间化为一滩血水。

    “啊!!!!”

    怪物仰头发出一阵怒吼,紧接着全身就融化了,

    “这……这是什么怪物!太恶心了!!”

    冈本看着眼前化为一滩血水的怪兽,嫌弃的捏住了鼻子,

    “不,还没完!”

    玉子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化为血水的怪物,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他……他在变身!”

    王小虎直接回到两人身边,警惕的看着地上蠕动着的一滩血水,满眼的不可思议。

    在他星辰星辰之眸的探查下,眼前的这摊血水,蕴含的灵力是异常充沛的,

    并且有一团阴暗的东西正在里面蠕动的,似乎随时都能钻出来。

    “待会一旦有意外发生,你们立刻就前往浅川镇的老剑观!

    玉子,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哪里!”

    “……我知道!”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老剑观?”

    冈本一脸懵逼。

    “准备好,走!!!”

    王小虎瞬间疾呼道,冈本虽然不知道为何如此安排,但他一向对王小虎是言听计从,

    一听到王小虎的命令,冈本直接将玉子抱在怀里,朝着浅川镇就奔跑而去,

    “小虎!!!千万注意安全!!”

    就在冈本抱着玉子跑出十米外的时候,地上的血水直接化为一张铺天盖地的血网,直接将王小虎所在的区域,严严实实的笼罩而去。

    王小虎丝毫不惧,因为在他的星辰之眸的分析下,面前的血网并不危险,

    而眼前地上仅剩的一团血水,却包含了百分之九十的能量。

    “别藏了,赶紧出来吧!”

    “桀桀桀桀……没想到,竟然被你发现了!

    王小虎,别来无恙啊~”

    只见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就从血水中钻了出来,

    “你……你是石腾!!”

    王小虎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这个须发全无的男人,

    怎么也想不到他就是一直猎杀浅川高中里的修行者的人。

    “桀桀,王小虎,看到是我你很震惊嘛?”

    “石腾,爱娜是你杀的?”

    “那个自大的女人,滋味可是真的很不错,但我好像并没有杀死她吧~”

    王小虎心中一动,石腾没有道理说谎,看来爱娜并没有死。

    “石腾,你怎么变成了这么个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还不是拜你所赐!!!!王小虎,是你让我做出了这个选择,

    但我真得谢谢你,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真的令人很陶醉!”

    “既然你恨的是我,为何对其他人动手?”

    “因为……哈哈哈,我干嘛要告诉你,

    王小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等你和我融合了,你自然就知道为什么了!”

    说着,石腾直接再次化为一滩血水,噌的一声凝成一头高有十米的雄狮,朝王小虎呼啸而去。

    ——

    浅川镇的街道上,冈本抱着玉子急速的奔跑着,

    “前面的路口右转”

    玉子指挥着冈本朝老剑观的方向而去,

    “老剑观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你也知道?”

    冈本边跑边问道,

    “老剑观……是剑圣当年开宗立派的地方。”

    “剑圣?剑圣是谁?”

    “剑圣是我祖先!”

    “呃……那,这和小虎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他拿的剑,是我祖先的剑,本应在我爷爷的手中保管,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他的手里。”

    “听起来,好复杂……接下来怎么走?”

    “前面的胡同往里走,就到了!”

    老剑观门前,冈本气喘吁吁的将玉子放在了地上,

    刚想敲门,就听到吱呀一声,

    老剑观的门自动打开了,

    随后穿着灰色长袍的柳井就打开门走了出来,

    “找谁啊?”

    “爷爷!”

    “嗯?!!玉……玉子!!你怎么来了!!”

    ——

    柳井做梦也没想到,这大晚上来到老剑观的竟然是自己的孙女玉子,

    “玉子,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客房内,虚弱的玉子躺在床上,吃了一颗柳井拿出的珍贵药丸后,

    身上的伤口立刻止住了血。

    “说来话长,冈本,你带我爷爷去救王小虎!”

    “小虎大人?!!

    玉子,你快说,小虎大人怎么了?”

    “小虎……大人?”

    玉子一脸震惊的看着爷爷柳井,心里顿时掀起了波涛,

    “爷爷,你……你为什么叫他大人,他就是个高中生,就算有点实力,但也担不起您的一声大人称呼啊!!”

    冈本同样一脸懵逼的看向柳井,年龄这么大的一个老头,竟然管小虎叫大人,这也太夸张了吧!

    “玉子,这事说来话长,冈本是吧,还麻烦你带我去找小虎大人!”

    说着,吉田也直接从外面走进屋内,身上背了两柄镶嵌着宝石的宝剑,

    “别说废话了,救小虎大人要紧!”

    众人刚走出客房,就看到一个飘忽不定的身影,从天边急速飞来,

    一股气浪直接席卷整个老剑观,随后王小虎就落在众人面前,

    “不用了,那边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

    众人见到来者竟然是王小虎,顿时欣喜万分,

    “小虎,我们正要去救你哪!”

    “小虎大人,您没事吧!”

    “小虎大人,是谁把玉子打成这幅样子!”

    王小虎直接从腰牌中掏出了一枚透明的拳头大小的晶体,递到了众人身前。

    “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

    ——

    唐招提寺。

    从建成到现在,一直都香火不断,香客不绝的寺院,今天意外的一整天都没有开门。

    整个寺院的每个角落,此刻都静悄悄的,

    诵经声没有,敲击木鱼声也没有,就连小和尚嬉笑和僧人行走的脚步声也没有。

    而讲经堂内,此刻却人山人海,

    整个唐招提寺所有的僧侣此刻都聚集于此,跪拜于地,

    就连寺内辈分最高的一个藏经阁的长老,此时都恭敬的跪在最前方,

    在他旁边,跪着的则是当代主持。

    “我说的可还够明白?”

    突然一道老者的声音响起。

    老主持立刻恭敬的趴在地上磕了一头,

    “老祖宗说怎样,就怎样。”

    “那……既然如此,外院,我就收回了,

    且,从今天起,王小虎就是新的外院大王……

    我回去了,你们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恭迎老祖宗……”

    随后,跪拜的众僧人,分开了一条小路,

    身材魁梧的大牛,和一身素袍的天鼋,就这么万佛朝拜般走出了讲经堂,踏上了回浅川的归途。

    良久,

    “老方丈,那人……真是传说中的那位……”

    “应该没有错的……唐招提寺建寺之初的图纸规划,就是这位祖宗和大法师联手设计的,

    藏经阁密室的最深处,有一副画像,上面绘制的就是三圣人的圣颜,我比较过了,

    丝毫不差……

    本以为三位祖宗,已经早归佛位了,没想到……”

    “老方丈,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还是……”

    “非礼勿言……非礼勿言啊……”

    ——

    华夏国。

    在一个装修简单的办公室内,一名抽着呛人旱烟的老头,正眉头紧锁的看着一份文件,

    “神秘晶体……改造……强行掠夺灵力……猎杀……”

    “来人!

    这这些文件送到饺子大人那去,数据中的信息量太大了,告诉饺子大人,此次的推演,采用最高等级!”

    不一会,一个开着微型叉车的男子,就将老头面前的上万份机密材料装上了车,

    “慢着!

    再去库房,搬几箱最近最流行的零食和饮料一起送过去,

    这么大强度的工作,不给点好处,饺子大人估计又要罢工了……”

    等到叉车离去,老人他呢里口气,就躺进了藤椅里。

    “哎,我们这个邻居,真是不让人省心啊……或者干脆就……”

    老者眼中顿时寒光一闪,

    随即,整栋大楼变得漆黑一片,显然是电源莫名中断了,

    顿时,一道道抱怨声充斥了整个大楼的每一个角落,

    “我去,谁又惹老头子生气了……”

    “有完没完啊,这么大年纪了,动不动就生气,还让不让人工作啊……”

    “您老能不能回家歇着去,烦不烦人啊……”

    ……

    随后,灯光闪烁了几下,再次点亮了,整栋大楼立刻明亮了起来,

    听着整个楼层络绎不绝的对自己的抱怨,

    老头尴尬的缩了缩脖子,讪讪的抽了口旱烟……

    ——

    塞坞界。

    空间尽头一片灰蒙蒙的领域里,

    “怎么样,发现族长的踪迹了嘛?”

    “没有,气息还在这片空间,像是……突然消失了……”

    “难道族长进行了空间跳跃?”

    “怎么办?跟踪上去?”

    “准备布阵,不管怎么样,也得将族长找回来!”

    “嗯,自从大祭司失踪后,整个塞坞界都乱套了,

    作为大祭司的首席弟子,龙族的首领,她希路达有责任重新恢复塞坞界的秩序!”

    “走!”

    ……

    ——

    在一片长满了芦苇的沼泽空间内,

    一名穿着由芦苇毛编制而成的衣服的消瘦男子,正拿着一柄磨得很是锋利的白色骨剑,

    专心致志的给另一名正在盘腿打坐的微胖男子,剃着光头。

    此时,微胖男子开口说话了,

    “我说,老柳,我们都困在这有一千年了吧,

    怎么还没有人能参透你留在湛卢里面的地图,前来救我们啊!!

    难道你的徒子徒孙,都是和你一样的愚笨之人嘛!”

    “前不久,我感应到湛卢的气息了,我们当初留在它上面的地图,应该是已经被人发现了,

    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参透里面的奥妙!”

    “嗯?!!有这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八字没一撇,我告诉你干嘛!”

    “不行,今天得庆祝一下,走,去搞点吃的去!”

    说着,光头男子,直接站了起来,他举起右手做拈花样,顿时一座高有万丈的山巅就出现在了面前两公里处的天空上,

    “看我炸个鱼!”

    说着,光头男子右手直接往下一沉,顿时万丈山巅直接坠入沼泽之海中,

    轰的一声,掀起了一阵遮天蔽日的巨浪。

    突然,一声无比愤怒的嘶吼声从沼泽之海里传出,

    随后一条体型比万丈山巅还要大上数倍的金色龙鱼,就从沼泽之海中探出了脑袋,

    它张开的巨嘴,直接将整片空间的光明都吸了进去,

    沼泽空间内,顿时变得昏暗无比,宛如黑夜。

    “老新,看你的了!”

    只见消瘦男子,挠了挠胡子,随后手握骨刀,对着远处那条体型足以遮天蔽日的龙鱼随手一划,

    一道漆黑无比的空间裂缝瞬间出现,空间裂缝原本只有一米左右,

    随着它不断的朝龙鱼飞去,长度也在以几何倍的速度快速增长着,

    短短数息,就疯涨到了龙鱼的两倍长度,直接将这头龙鱼一刀两断……

    “哎,可惜了,这鱼太大了,肉不好吃!

    也就从前向后数第三十道鳞片处,从上到下数第十二个鳞片处的那么一丢丢肉,

    还勉强能垫垫肚子……”

    “去……”

    说着,光头和尚就夺过消瘦男子手里的骨刀,直接丢出去,

    而这柄骨刀则像是有生命般,直接飞到了龙鱼尸体旁,

    按照光头男子的指令,取下了那鳞片下的一块重有三百多斤的一块鱼肉,然后带着鱼肉返回。

    “我不喜欢吃鱼,还是去搞点水果吧~”

    说着消瘦男子,身形一闪,直接原地消失不见。

    “哎,再好吃的东西,连着吃了一千多年,还有什么味道啊……”

    说着,光头男子,直接捧起鱼肉,狠狠的啃上了一口。

    而远处,一头体型更加庞大的不明生物,一口将龙鱼的尸体吞下了腹中……

    “哎,如果老鼋在这就好了,我还能偶尔炖个王八汤补补……”

    ——

    夜黑如幕,晚风清凉。

    王小虎抱着柔软无比的黄黑红,躺在老剑观的房顶上,

    他看着漆黑无比的夜空,越发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也越能体会到这种深入骨髓的孤单。

    “母亲,我好想你。”

    ……

    “叮……

    来自刘小苏的祈福:……”

    良久,一点光亮出现在西北角的夜空中,

    这是今晚整个夜空中,最亮的、也是唯一的一颗星辰。

    突然,西北的区域又有一颗星辰亮了起来,

    紧接着第三颗、第四颗……

    王小虎怔怔的看着渐渐明亮起来的星空,喜极而泣,泪流满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