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陆太太,余生只等你顾兮辞陆聿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陆太太,余生只等你顾兮辞陆聿臻:《陆太太,余生只等你顾兮辞陆聿臻》正文 第646章 是不是该自觉地先滚?

    顾云辞不说话,只眯着一双精锐冷沉的视线,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温橙被盯到心里发虚,忍不住缩了缩脑袋,硬着头皮陪着笑,脸不红气不喘地开始撒谎。

    “我.....我不会做饭。”

    闻言,顾云辞一扬眉,眉眼瞬间沉了下来,“那感情一来到顾家,就抢着进厨房,变着花样做东西往我跟前送的人,不是你温橙?”

    温橙被狠狠噎了下,实在不明白现在的顾云辞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发难不找茬,反倒是有一大堆的工夫来跟她磨嘴皮子?

    可这男人的臭脾气,她又不能装哑巴不说话。

    “我的意思是,在顾家可以,在医院这么环境不好的地方,我可能......会发挥不好。”

    她实在是找不出更多的理由了。

    总不能说饭菜被林淼心拿走,告诉他,他这些天来吃的所有东西,都是出自她的手吧?

    她实在是不想看到他得知真相后,满是嫌弃和讨厌的样子了。

    顾云辞嘴角一沉,嘴里冷不丁地发出一声轻嗤,“呵.....”

    温橙一听他这么笑,心里就越发没有底气,瞬间连扯谎都不会了。

    正低头等着男人发难,却冷不丁地听到他冷冷地说道。

    “拿过来。”

    温橙又是一愣,猛地抬头看他,“啊?”

    “你不是买了饭?不拿过来,我吃什么?!”

    温橙怔怔地看着他半晌,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急忙抬步过去,七手八脚地小餐桌拉到他身边,又一一将饭菜摆到他跟前。

    末了,还不忘讨好地递上筷子,站在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顾云辞,生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若是他觉得不好吃,从明天起,即使冒险,她也还是要亲自做饭给他吃的......

    “怎么样?还合你的口味吗?”

    顾云辞慢条斯理地咀嚼了一口,眯起眼睛看向温橙,冷冷地说了句,“不好!”

    温橙又是一愣。

    是她的错觉吗?她居然在男人的话里,听出了几分怨怼和撒气的口音?

    正要接话,放在床边的电话一个劲地振动了起来。

    温橙瞥见手机屏幕上剧烈跳动的林淼心的名字,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地就往后退。

    谁知,男人却跟有透视眼似的,温橙的步子还没抬起来,他就头也不抬地说道。

    “站着别动。”

    温橙浑身一僵,果然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不动了,一抬头,顾云辞已经划开屏幕,不耐烦地应了声。

    “喂,是我。”

    一听到声音,那端的林淼心立刻紧张兮兮地问道,“云辞,你去哪儿了?我来给你送饭,一进病房你人就不见了,电话还老是打不通......”

    顾云辞倒是也没闲着,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末了才淡淡地吐出几个字。

    “出来散步。”

    蝶晚:“.....”换个病房散步吗?

    那边的林淼心不疑有他,继续追问道。

    “你出去多久了?你刚恢复,也不能久动的。我给你带的饭菜还在保温桶里,要趁热吃才好。”

    闻声,顾云辞抬头冷不丁地扫向温橙,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饭菜?既然如此,你就等着吧。”

    “.....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饭菜凉了就不好了,或者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现在马上过去找你。”

    闻声,顾云辞又是幽幽一笑,停顿了片刻,才故意拖长了尾音,漫不经心地回答说。

    “这样啊——那你就继续等着。我出来散步的时间比较长,可能一个小时,一个晚上,也可能,一个月?”

    “.....”

    碟晚:“......”这男人这又是玩儿得哪一出?

    不过,在他毫不犹豫挂了电话的瞬间,她却明显地发现他的嘴角微扬,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笑.....笑了?

    ......

    温橙不知道顾云辞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也不知道当晚,林淼心到底在顶楼的病房里坐了多久。

    只知道从那天后,他再也没回过顶楼的病房。

    林淼心好几次打电话给温橙,想要从她这里得到顾云辞的消息,她都迫于顾云辞的压力,撒谎给敷衍了过去

    反倒是她,开始光明正大地出入顾云辞的病房,在顾云辞的威逼利诱下,成了他的贴身“小厨。”

    男人一反常态地不再为难她,虽然还是会很冷,对她说话时还是凶巴巴,但两个人似乎都找到了和彼此相处时最好的模式。

    倒是也相安无事地过了段太平日子。

    这一天,在迪恩的点头同意下,顾云辞终于可以出院了。

    一大早,温橙就直奔医院,进了病房就开始给顾云辞准备早餐。

    吃了早餐,她像是往常一样打扫好房间,整理好冰箱里的食物,又开始给顾云辞收拾东西。

    九点整,迪恩一进病房看到两个人,就忍不住调侃起来。

    “哟!果然是温橙的好手艺,把咱们的顾少给伺候的白白胖胖,连脾气都好了不少。你们俩这状态,可真是越来越夫妻了。”

    温橙正在收拾东西的动作一顿,耳根子不免被说的一阵阵发热,但想到顾云辞在旁边,又只能装作听不到,低头不语。

    顾云辞看一眼温橙,抬头冷眼扫向迪恩,一个苹果顺手砸了过去。

    “没什么事就滚!”

    末了又转头看向温橙,沉沉吩咐了声,“人来了,你去办理住院手续。”

    温橙闻声,轻轻地应了声,放下手里的东西,跟着迪恩出了病房。

    等她办理完出院手续回到病房时,阿伍已经带着司机过来,病房里收好的东西,也都被两个男人一一搬下了楼。

    温橙站在原地,看着渐渐被搬空的病房,又侧身看向已经起身往外走的顾云辞,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

    不知道该跟上去,还是留下来。

    她可一直没忘记,上次顾云辞出院时,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时,男人毫不留情说过的伤人的话。

    她甚至在想,她是不是应该在下楼到了停车场,男人开口赶她之前,自觉地先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