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炼灵神之摘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炼灵神之摘星:《炼灵神之摘星》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报答

    “不是,你听我说,我再跟你说一遍,你们造反是不可能成功的,而且你们去造反也是害了那位惠安王。”许安接着说到。

    “你这孩子咋这么拗。”刘老二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

    “我的妈,你说我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报官,到时候我看你还拿什么造反。”许安额头上冒了一排黑线说到,直到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回都有多麻烦,从自己离都的时候他们就在做准备?这样的力量要是爆发起来只怕北昌要重起战乱,他自然要尽力阻止这些事情发生。

    不为北昌,不为自己的安全和声誉,只为了这些让人敬佩的子民,许安不甘心就这么让他们去送死。

    “就算死我一个也还有千千万万…”刘老二站起身来义正言辞的说到。

    “停停停,打住,千千万万个人跟你有啥关系?自己死了就啥也没有了。你这样,你去北阳城,去找些朋友喝酒游玩,实在不行你就去梨花苑,梨花苑里的清倌儿长的那叫一个水灵,吃喝玩乐的钱都算我的行不行?我跟你说等你从北阳城回来之后让你死你都不舍得死,就算那个什么惠安王跪在你面前求着你造反你都不愿意再去造反了,等你回来以后就去跟那些要造反的人说这个世界有多美好,应该留着性命好好去享受,你看这样行不?”许安一会指着屋顶一会指着桌子气喘吁吁的说到。

    刘老二听着许安的话语先是一愣,然后仔细的想了一会儿,笑容逐渐猥琐。

    许安得意的笑了一下,我就不信这样还治不了你。

    可刘老二的笑容只出现了一瞬,立马脸色一板正色说到:“我这条命是那道赦免令救的,怎么可以为了这种事情就放弃?”

    “不是?你是认为我在说谎是不是?”许安无语问到。

    “你这孩子年纪不大,心肠却是善良,我知道你没骗我,你是怕我去送死。”刘老二微笑着摇了摇头说到。

    许安听到刘老二口中的善良微微愣了一下,自己还是第一次被人家说善良,然后用苦口婆心般的口吻说到:“你老婆跑了那么多年了,难道我说的那些条件你就不动心?”

    “咋能不动心,是个人都会动心。”刘老二想看傻子一样看着许安说到。这种条件说不动心那是假的。

    “既然动心,又知道我没骗你,为何不愿意?”许安有些不解。

    “你许的条件太好咧,日后没法去报答,我只有这一条命是去报答惠安王里,如果造反成功了惠安王说许我这些条件我肯定愿意,但你不行,我还不起。”刘老二又摇了摇头轻声说到。

    “我没说要你报答,也没说让你还。你看,刚才你不是说你们这借了两包牛肉要还两包半是不是,我们吃了你两包牛肉还喝了一坛酒,那些条件算我还你的行不行?算我报你的恩行不?”

    “你这孩子,一顿饭算啥恩?出门在外谁不帮谁点忙?大晚上的三个孩子我还能让你们饿着不行。”刘老二脸色一板眼一瞪的说到。

    “不是,老二大哥,我的意思是让你好好活着,别去造反,留着命去享受不好吗?”

    “啥享受不享受的,我都多活了十几年了还能求个啥,我是好好活着了,惠安王殿下呢?自己的爱人被自己的亲哥害死了,现在亲爹也没了,他只是想回都祭拜,可国主和那些朝臣还是不会放过他的,那座城里更是没人敢去帮他,我们要是还不帮他那就太薄情了。”

    “我…我咋没觉着那个惠安王有这么惨?”许安先是一愣,愈发无语了起来,自己居然有这么惨?

    “爱人被亲哥害死了,亲爹也死了,亲哥还要接着害自己,那位惠安王殿下的人生还真是凄惨。”长更强忍着笑意故作感慨的说到。

    “你看,那孩子只是听我说就觉着殿下凄惨,殿下自己亲身经历过又得伤心难过成什么样子,他才18岁,跟你们的年纪差不多,可年纪轻轻却经历了这么多事,他需要有人帮他。”刘老二听到长更的感慨接着说到。

    “你别打岔!”许安回头怒斥长更说到。

    然后许安开始坐下仔细的想了一会儿,自己好像…是挺惨的啊?不过为啥自己之前都没有发现?许安想到一会儿总觉着他这些话有点不对劲。

    “不对!谁说被害死的是惠安王的爱人?”许安忽然想到了什么,起身接着说到,怪不得他没有觉得自己有他们说的那么惨,因为那个学员许安根本就不认识。

    “这事儿大家都知道,要不是这样惠安王殿下怎么会离都?”刘老二疑惑问到。

    “算了算了,我是解释不清,你们爱咋咋吧。”许安无语的扶了扶额头说到。

    已入深夜,许安很是无奈,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回都会死多少人,也知道了为什么灵学院和先王也不想让自己回都的原因。

    他本想劝那些人不要去送死,可现在只是一个他都说服不了,从开始到现在他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也改变不了什么,自己的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推着前行,这种感觉有些无力,许安知道这只大手来自谁,正是昌文君。

    他的那两道赦免令难道就是为了营造如今的局面?可自己这位父王究竟是为了什么?煽动国家暴乱这真的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还是说他就算是死了还要想着操控一切?

    许安越想越不明白。

    最恐怖的不是不怕死的人,而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这些人如果冲进北阳城内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的那位父王真的有考虑过吗?

    他想到这里甚至想扭头就走,不回都了,惠安王不在都城你们还怎么造反?

    “你别看我,我得去。”长更看着许安的眼神说到,他知道许安在想些什么,可他跟许安去北阳城的目的是不一样的,许安是为了祭拜昌文君,而长更和阿离是为了拜访木兰州去问下何三年的行踪。

    许安不可能因为这些事就不回都了,即使他不回都也无法改变什么,那些人已经蓄谋了一年,时间越久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就越强,这样始终不是个办法,只是他暂时还没有办法处理这些事情。

    “老二大哥,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跟我俩说这些?你就真不怕我俩去报官?”许安微笑问到。

    “你们这俩孩子心善,我知道你俩是不想我去白白送死。其实我们也不想造反,造反得死好多人的咧,我们都是这个国家的人,咋能想着去害死那么多人?我们不担心这个国家会出啥事,因为有林将军在我们不怕,他会好好保护这个国家。有些事没人敢去做啊,大家都怕被牵连,可总得有人去帮惠安王殿下讨回公道,我们不一样,我们都是被殿下救过的人,大家都不愿意做我们得去做啊。”刘老二语次不清的说到。

    许安听着这段语次不清的话,虽然刘老二不善言辞,话语都有些不通顺,可许安听懂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不由开始感动了起来。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后说到:“是啊,有些事总得是有人去做的,不能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做就不去做了。”

    许安这话不是在鼓励刘老二去造反,而是在自言自语的感慨。做大家都不愿意做的事情么,自己离都不就是这样?周容文武全才却又声名不显不也是这样?刘老二一心想要造反居然也是这样。

    哈哈哈!人还真是一样的生物。许安对着刘老二揖手行了一礼,然后起身向外走去,长更赶紧放下筷子跟上。

    “你们要走了?”刘老二站起来问到。

    “走了,老二大哥。”许安回头微笑说到。

    刘老二虽然极力挽留,可许安并不准备在这过夜,他知道刘老二是怕自己跟长更二人大晚上的不安全,不过许安并不如何担心安全问题,因为他知道是谁要杀他,也知道担心没啥用,他只能希望林平归已经回到了北阳城,或者下次有这种情况的时候木兰州能够及时出现。

    许安牵着马,俩人走出村子。

    许安想要上马赶紧找上一座城进去好好休息一下,那一剑用尽了他的所有灵力,直到现在也未完全恢复。

    灵师达到结灵期便可以大大加速自身体内灵力的运转和吸收天地之间灵力的效率,按理说许安已经达到了通灵期恢复不应如此之慢。

    那是因为灵力运用和恢复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为引导,当自身体内还有灵力时便可以运用其引导天地之间的灵力进入自己体内,恢复速度自然是大大提升。所以灵师刚开始修炼时不懂控制灵力,需要别的灵师帮自己引导周围的灵力进入自己体内,这样自己才能更清楚的知道是如何进行修炼,这被世人称为启灵。

    自身灵力枯竭可以说是很危险的一种状态,那时的灵师可以说与一个普通人差不了多少,无法去引导周围的灵力,只能是等待天地之间的那些灵力慢慢渗入自己体内转化为自身的灵力,这需要一个过程。

    如果是普通的战斗,哪怕敌人稍强一些许安也不会如此冒险,可那一枪让许安找不到任何机会,只能是瞬间调出了自己的所有灵力,可即便是这样也还是毫无用处。

    那把铁剑太过脆弱是一个原因,许安在想如果换成了自己的黑剑情况会不会稍好一些,想到最后许安得出的结论就是还一样,就算自己当时手中拿的是‘忘愁’情况也不会有其他任何变化。

    看来通灵后期与摘星境的差别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只是自己为何无法突破?许安与计东里不一样,计东里不突破是因为他想入神游便不能突破摘星。

    木兰州曾经说过自己心存疑虑和执念,想入神游是难上加难,许安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入神游,只是为何想入摘星境都不行?

    如果许安入了摘星再去面对那一枪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毫无还手之力,与世人一样他也想入神游,他也知道入了摘星便不能再选择神游,可他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因为有人要杀自己,只是通灵后期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