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狐妻的虐夫日常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狐妻的虐夫日常:《狐妻的虐夫日常》正文 第八十七章:蜜语、鬼话

    梁齐为白羽准备的宫殿极其的奢华,几乎将宫中所有的珍宝都放在了这个宫殿里。

    赵思阙的眉头自白羽下了马车以后就没松开过,此时看着这满屋的珍宝和奢华的宫殿,心中更是嫉妒的发狂。

    梁齐让众嫔妃将白羽送到寝宫后,便让她们退下了,自己却留了下来。

    白羽时刻警惕着梁齐,远远的倚着墙,抱着双臂站着。

    梁齐却没发现白羽的疏远,自顾自的坐下来,拿起茶盏轻轻的喝了一口,看样子还美滋滋的。

    “你即入了宫,朕便会全心全意的待你,你缺了什么,少了什么,尽管和朕说,哪怕是天上的月亮朕都摘给你。”梁齐嘴角微微上扬,说着他自认为能让女子都感激涕零的话。

    白羽抬起眼眸,淡淡的看着梁齐,“若是我真的要天上的月亮呢?”

    梁齐抬头看向白羽,有些惊讶,“这天上的月亮不过就是比喻而已,这怎么能摘的下来呢?”

    “你即知道摘不下来,为什么又要承诺呢?”梁齐这话和当时炎冥的话如出一辙,让白羽更加的厌烦。

    有些男人总是说些甜言蜜语,许些不着边际的承诺,把女人都当做傻子一样。

    但女人也是真傻,就因为几句甜言蜜语,就以为这个男人能一辈子只呵护她一个人,到头来却发现将自己伤的血淋淋的,正是当时那个说要呵护自己一辈子的男人。

    冷墨轩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可他的所作所为却让让白羽觉得他能做到,他会保护她,甚至用信命。

    梁齐被白羽两句话呛住了,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她还真是和其她女子不一样。

    “时候不早了,咱们早些歇了吧。”梁齐道。

    “是,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你应该清楚,我不会让你碰我。”白羽直接道。

    梁齐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看着白羽,“朕真是不明白了,朕是天子,这天下都是朕的,你不选朕,偏偏选一个小侯爷。你若是从了朕,朕可以让你当皇后,当这一国之母。”

    白羽看着这个穷的只剩下金钱的人,甚至有些同情他,“那你以为,那时的缪玉喜欢的是什么?喜欢你皇子的身份?还是喜欢你有花不尽的银钱?”

    梁齐愣住了,他也想不明白,但他可以肯定,缪玉喜欢的不是这些。

    “朕知道了,你歇着吧,朕不会强迫你。”梁齐说着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说了一句,“朕一定会让你回心转意。”然后甩袖离去。

    梁齐走后,白羽走到院子里,拿出随身带着的哨子,轻轻一吹,没一会儿的功夫,冷墨轩送给白羽的那只鹰便飞了过来。

    白羽将书简绑在鹰的腿上,然后让放它飞走。

    冷墨轩坐立难安,乐安平安回来让他稍微放下了些心,但再次面对没有白羽的惊鸿阁,他的心像是被扣走了一块,剩余的那颗残破的、血淋淋的心,勉强跳动着。

    他真的害怕,害怕白羽再次消失,那种思而不见的感觉,他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了。

    此时冷墨轩哪里能睡得着,他站在院子里,双手背后,面向着皇宫的方向。

    那只鹰飞了过来,冷墨轩伸出手臂让它落在手臂上,然后他发现了白羽的书信。

    打开来,里面写着:“一切安好,不必担心。还有,早点休息,到时候别让我看见你有黑眼圈。”

    冷墨轩不禁笑了,如今这般情景,她还说俏皮话逗他。

    赵思阙从回来就发狂好一会儿了,屋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个遍,刚分过来的几个宫女吓得腿肚子都软了。

    早就听说这赵思阙宫中的活最难做,没办法还是分了过来,结果比听说的还恐怖。

    这妖妃总是发疯不说,动辄还对她们打骂,有时候还想出折磨人的法子用在她们身上取乐。

    当赵思阙打盘桌子上一个盒子的时候,那颗宝石从匣中滚了出来,她心中突然有了注意。

    不是说这宝石触手而死吗?不如……

    要说御花园里最经久不变的怕是只有御花园南边的那一片假山了,其余的人和事每一刻都在变化。

    待回首看时,早已是物是人非。

    秋时进贡的水果是最好的,赵思阙在御花园中摆了宴,邀请后宫的姐妹赏菊品果。

    白羽本不想去的,耐不住赵思阙的宫女,寻死腻活,哭哭啼啼的请白羽。

    赵思阙也是这么告诉那宫女的,若是请不到白羽,你今夜就上御膳房的蒸笼里睡一晚。

    白羽只得赴宴,看看这赵思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御花园里嫔妃来的七七八八的,众人见白羽来了,想起梁齐的命令,于是都起身对白羽行皇后的礼仪。

    沈皇后立于一旁,并没有对白羽行皇后之礼,这道让白羽高看她,不屈服于昏君的淫威,此女子都是志气。

    赵思阙满脸笑容的迎上来,伸手就要去牵白羽的手,白羽皱眉,躲掉赵思阙伸过来的手。

    赵思阙心里都冒火了,却还是压着道:“妹妹昨日进宫,本宫想着去看看妹妹,又想着妹妹舟车劳顿早些歇息的好,这就没去。这不今天天气好,正好举此宴,就当是迎妹妹进宫了。”

    白羽最厌恶的就是谄媚讨好的人,这赵思阙怕是心里早就诅咒她一万遍了,现在却满脸堆笑,口口声声姐姐妹妹的,白羽都千岁了,却被赵思阙一口一个妹妹的叫着。

    “你叫谁妹妹?上次就告诉你了,长点脑子,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白羽说完,径直从赵思阙旁边走了过去,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赵思阙站在原地下不来台,却不能发火,心里赌咒发誓,等到白羽落在她手里,她要想尽办法折磨她,以解心头之恨。

    白羽随便择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尊位留给了沈皇后,有些人值得尊敬,有些人就......

    赵思阙站在原地别扭了好一会儿,想起后面还有正事,这才走过来,厚着脸皮坐在了白羽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