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日之深渊猎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日之深渊猎人:《末日之深渊猎人》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自我对抗的本质

    夜无仇闻言嘴角上挂上冷笑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璇星帝国皇室跟我的关系想必你还不知道吧,你以为我能够成为摇光储君单凭自己的实力?”

    夜无仇故弄玄虚的朝落魄的景渊太守眨眨眼睛,就好像有什么当真是这么回事似的。这一下夜无仇的模棱两可的态度让景渊太守有些呆滞,他的心下升腾起不好的预感,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威胁非但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而让自己变得疑虑重重。

    然而,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情绪是多余的,他的所思所想不过是身陷囹圄穷途末路上的自娱自乐,等他对自己的心态有了大致的认清之后,他苦笑着摇摇头道:“也罢也罢,无论你的后续如何都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经历了这一场战争之后,我的身份怕是再也包藏不住,与其苟且偷生两面受气,倒不如给我个痛快的。”

    景渊太守此时就像是英雄末路般悲情不已,他那稍微有些佝偻的后背彰显了悲壮,或许是他已经看淡了生死所以才显得这般从容,但无论过程如何他此时此刻心如死灰。

    或许只有丧失了求生的意志,才会真正领悟死亡的真谛,生之盛后的寂静,是值得任何人为之茕茕求索的。

    漫漫长夜,何处黎明,正邪交汇,何者为依?

    夜无仇看见邪修在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生的希望之后,焕发出凛然的气势,这种气势不输任何正派的仁人义士慷慨赴死时候的悲壮,他忽然明白过来,邪修也是人,他们也拥有人所拥有的诸多情感,只是他们所奉行的宗旨,是为正派所不能理解的。

    夜无仇忽然想去问问,女将作为景渊太守身边亲近的人,她对于自己的身死抱有怎样的情绪,是心甘情愿?还是无比的恐惧?

    夜无仇在恍惚间对于正邪之分的界限再度模糊,邪修用他们的一套思维逻辑看待世界,虽然这套逻辑以死亡阴暗等元素作为宗旨,但是谁又能说这样的宗旨不能比名门正道的宗旨更能接近世界本源呢?而与此同时我们都未对世界有一个明确清晰的看法?只要抱有一种辩证的思维方式,这一切想法都是水到渠成的,夜无仇的脑海中正是上演着这样的思想历程。

    夜无仇微微的叹了口气道:“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倒是在临死前重获新生,尽管你的行为十恶不赦,可因果自在天道轮回之中,你的存在对我来说还是有用的,我暂且留你狗命,待选一个日子,召集景渊民众当众斩你!”

    景渊太守闻言,嘴角的苦笑之意更盛,他的眼神的焦点聚集在虚空中,那模样似乎是看到了其他人看不见的东西。

    让我们将眼光放在历史的洪流中,善于对全局做出总体把控的我们只要稍微留意便会发现,攻下景渊城乃是一个让夜无仇拥有夯实基础的前提条件,这让其在以后真正进军北方的中有底气也有实力与诸多军团大佬叫板。

    如果用战略的眼光看待这个命运促成的现象,夜无仇占据了拥有丰富铁矿的景渊,从而不但继承了景渊太守那超规格的景渊铁城,更拥有了庞大的财富,若是运作得当,他可以凭借着这命脉般的珍贵资源在强敌如林的北方混的风生水起。

    事实证明,史诗级的现象往往与当事人没有太大的关系,当事人只不过是在命运洪流的交汇点上以稍微敏锐的眼光顺承天命,就得以在未来的旅途中如鱼得水乘雷上天。

    景渊城在努力恢复着秩序,夜无仇取得了太守的大印,暂且安置了景渊大军与神武营的将士。在这个过程中他有意将圣殿骑士们与景渊大军之间促进关系,并且在暗中嘱托圣殿骑士们发挥他们个人的魅力去尽量影响景渊大军,在短时间内尽可能同化一定数量的军队,为如果没有深厚的根基是很难长治久安的。

    迟则生变是夜无仇最担心的问题之一,管理偌大的城池完全不比匹夫斗勇或者征战四方,正是一个需要付出耐心和毅力的事情,就算夜无仇现在战争的经验已经十分的丰富,可他终究是阅历尚浅,就算他打娘胎里经历万事万物,也不可能什么都会。因此在最开始的几天内,各种各样的问题接踵而至,这样夜无仇深感挠头。

    此日,这是距离景渊城大战后的第三日,夜无仇专心致志的坐在案桌前,翻阅着城池内各部门呈上来的奏折。

    夜无仇闻言嘴角上挂上冷笑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璇星帝国皇室跟我的关系想必你还不知道吧,你以为我能够成为摇光储君单凭自己的实力?”

    夜无仇故弄玄虚的朝落魄的景渊太守眨眨眼睛,就好像有什么当真是这么回事似的。这一下夜无仇的模棱两可的态度让景渊太守有些呆滞,他的心下升腾起不好的预感,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威胁非但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而让自己变得疑虑重重。

    然而,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情绪是多余的,他的所思所想不过是身陷囹圄穷途末路上的自娱自乐,等他对自己的心态有了大致的认清之后,他苦笑着摇摇头道:“也罢也罢,无论你的后续如何都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经历了这一场战争之后,我的身份怕是再也包藏不住,与其苟且偷生两面受气,倒不如给我个痛快的。”

    景渊太守此时就像是英雄末路般悲情不已,他那稍微有些佝偻的后背彰显了悲壮,或许是他已经看淡了生死所以才显得这般从容,但无论过程如何他此时此刻心如死灰。

    或许只有丧失了求生的意志,才会真正领悟死亡的真谛,生之盛后的寂静,是值得任何人为之茕茕求索的。

    漫漫长夜,何处黎明,正邪交汇,何者为依?

    夜无仇看见邪修在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生的希望之后,焕发出凛然的气势,这种气势不输任何正派的仁人义士慷慨赴死时候的悲壮,他忽然明白过来,邪修也是人,他们也拥有人所拥有的诸多情感,只是他们所奉行的宗旨,是为正派所不能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