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灵契之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灵契之主:《灵契之主》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大树、小树和嫩芽

    走首教会在小镇时,夏萧和阿烛一直待在驿站,足不出户,免得惹来不必要的事端和耽误教员们传教。无论走首教会行走天下出于何种原因,传授和平道义都是必不可失的一项任务。帮扶穷困人家,更是他们必做之事。

    这些都需要时间和安定,乱不得。但有的教员依旧觉得夏萧和阿烛太过谨慎,可又一想,他们的相貌毕竟在城头贴了好几个月。这种待遇不是谁都能享受的,算刷新了一个纪录。但现在出了小镇,夏萧和阿烛也没有出马车,因为他们体内的元气之树,皆有变化。

    阿烛体内有一片星空,其中长有一棵树。小树被星空渲染,有着极为梦幻的外表,枝桠不断生长,似要揽月摘星。而不断流动的元气,令小树继续生长,优雅的似要到达星空的每一处。

    沉淀的元气发挥着作用,令元气之树枝桠健壮,绿芽一大把一大把的往外冒,完美诠释着生灵之息。曾经的小树苗成了一棵树躯和树枝分明的小树,它令阿烛的元气有了大幅度的增长,令其气力更强,筋骨得以重塑。

    一睁眼,阿烛喜形于色,眉眼弯弯。她努力很久了,一路坎坷,导致有些懈怠,修行停滞了一段时间。可有师父的帮助,如今还是平坦的走了过来,提升到这个还算不错的程度。虽说不至于呼风唤雨,可已不在弱者的行列。

    枝茂境界难以在大荒横着走,现在的大荒,是历史上修行者最为泛滥的时候。曾经宝贝般的珍贵存在,现在不说遍地都是,可也极多。但有这个实力的阿烛,再也不会被普通人欺负,就算在凡世,也能凭一身功夫找个十分不错的差事,算满足当初走出小山村的心愿。

    提升实力的第一反应,自然是给喜欢的人分享。但阿烛见夏萧还在结印,压下激动的心,高兴的手舞足蹈,坐在窗边的小板凳上。

    “我离你又近了一步。”

    阿烛双手捧着脸,看着夏萧,咯咯直笑。可很快,夏萧体内出现一股极强的波动,其中气息,令阿烛感受到后极为震惊,嘴角猛地往上扬。

    “也要晋级了?”

    双喜临门,阿烛自然高兴,只是她离夏萧又远了,枝茂和曲轮的距离,比幼龄和生果还远。而且……夏萧就要走了,等其晋级成功,只要再植一棵树,便要回斟鄩,回斟鄩就代表着被抓。

    一想到那些,阿烛顿时觉得实力提升不香了,她坐在原地,看着夏萧出神。也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希望夏萧晋级失败,多留些日子,以陪自己。可夏萧做任何事都有把握,肯定不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

    阿烛记得他说过,生果冲击曲轮如果失败,会很麻烦,因为所需元气很多,短时间不好聚集。所以必须一次成功,时间是很宝贵的东西,不容夏萧浪费。而越是需要注意,夏萧越不会犯错。

    五行空间中,一片草甸上的元气之树闪耀着五行之光,来回交替,无比绚丽。当这些光芒少了一些,便有极为纯正的元气从地中升腾。这些都是生果三轮聚集的元气果子,它们落地藏在其中,此时在夏萧的控制下一同爆发出力量,似一股无形的养分,助元气之树生长。

    从枝茂开始,元气之树便会有一年轮,而后生果三轮,年轮三圈,此时共四圈。当生长为五圈,便算晋入曲轮,开始极为漫长的再一次沉淀。等年轮过百,才是参天,可想艰难。暂不说那些,此时的元气之树,既在不断生长后停滞下来。

    树木生长的时间比夏萧想得要短,可就差那么一股元气,切不可失败。夏萧突然想起第一轮元气之果熟时,他曾咬了几口,味同嚼蜡,难以下咽。莫不是那时的影响,令现在沉淀的元气差些?

    夏萧觉得有可能,生果三轮结的果子,都用以冲击曲轮,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可若是那般使用,便算浪费。于是,夏萧猛地一口吐息,令天地元气快速聚集。

    那些元气随他的手印进入丹田,穿越精神之海,快速抵达这片世界,令元气之树更为茁壮,霎时有了第五圈年轮,成了一棵大树。树木的生长本藏在时间里,可此时有树木生长的声音,有无数绿芽长成树叶的壮阔,令树荫再大几圈。夏萧的实力随之有了质的提升,晋级至尊境曲轮!

    小树和大树的区别,大概就在于能抵挡的风浪强度不同。夏萧看着自己的元气之树,心生豪爽,呼出一口气,算落下悬在心中的石头。他在生果的时间不长,比他以往任何一个境界的突破都要快,可期间使用了很多次魔气,吸食了不少生灵之气,这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若一直这么下去,前辈的舍利恐怕会被淹至死海,他的实力毕竟不像师父,甚至不及胡不归前辈。这颗舍利的奇效,仅仅是因为虚云前辈生前的感悟,但也有上限,而夏萧离他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夏萧不想没有回头路,他本不是魔道人,也不会在黑暗中被埋葬。此时想这些倒不是神经,而是未雨绸缪,夏萧不能等到无法自拔的那一天才开始想如何合理使用魔气,那时便为时过晚。

    说也好笑,魔气本就不合理,因为它以剥夺生灵提升自己的实力,违背了最基本的生命法则。可夏萧一直在想如何合理利用它,不知那些正义之士听到,会不会笑他痴心妄想。若能那样,魔气岂会不受控制?夏萧知道,但必须试试。

    他这种人,知道自己有所不同便要将自身的特殊运用到极致。可忙碌半天,植树计划也没成功。夏萧背对滔天魔气,似于黑云下走进茂密的大森林,跑去找晓冉。

    木行圣坛上,砖隙中射出绿色的光,绘成一个句芒的图案。最中心,漂浮着的种子终于冒出一个小小的芽儿,虽说看不出什么特殊和纹路,可波动极强,似孕育着一位无所不能,可造福世间的春神。

    一边,晓冉始终守着,温柔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喜意。见夏萧来,她连忙去迎,极为高挑的身子因两个动作显得幅度极大,有些好笑。可她玉手抓住夏萧的手臂,兴奋激动的直跳,等了这么多个月,种子终于发芽了。

    夏萧也很激动,注视圣坛上的种子。只要开始发芽,离句芒复活就不远了,时间会一点点过去,句芒也会很快回来。夏萧有些想他,风流倜傥又精干,时不时接自己几句话,便是吵吵闹闹且美好的一天。

    “我来照顾句芒,你快去做自己的事吧。”

    晓冉眯着眼,抿笑以轻推夏萧后背,他每天都很忙,晓冉能做得也不多,将木行空间打理好,句芒照顾好便是全部。夏萧一边笑一边出了木行空间,有晓冉在也好,他也少操心一些。

    他日常去各个空间,走过一遍后,停在土行空间的石林柱上。最为粗壮的石柱犹如一片土地,其中的圣坛似还在沉睡,和其上所成一团的小家伙一样。夏萧来回看它,只要它不像金灵兽那样就好,其余怎样的性子他都可以接受。至于相貌,并不重要。

    一切处理完,夏萧才缓缓睁眼。眼前是在打瞌睡的阿烛,她坐在窗边,不停点着头,见夏萧撤走手印,和其对视,迫不及待的说: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他们异口同声,笑容发自内心,随后牵手出马车,于草原上深吸一口气,满满都是闭关之后的愉悦。阿烛很是好奇,问夏萧曲轮是怎样的,他想了想,试着拉动空间。它真的为其而动,就像一团面,在夏萧的手掌下拉扯出一个极大的距离。

    阿烛拍手叫好,夏萧则甩动她的手臂,试图将其送进寂静世界,可现在的实力似乎还做不到,甚至他自己都进不去。可无论怎样,夏萧都没有松开阿烛的手。起初来走首教会时,他没有在他人眼中这样,因为觉得不太好,可现在不再考虑那么多。

    马车一侧,夏萧和阿烛似跳起舞,整理行装的教员们看到,不知他们在做什么。上善坐在一边,幽幽道:

    “又晋级了?”

    夏萧提升实力的速度比她想得要快,她的优越感也渐渐变得微弱,不过她望向第一辆马车,清寻子那个老东西终于快醒了,但夏萧和阿烛追逐打闹,挠痒痒的样,令其看着气不打一处来,不知为何。

    在学院的时候,夏萧还因为自己拒绝过阿烛。如今自己在这,他怎么能和阿烛那么亲昵?真的不当人,不顾自己感受?若当初夏萧不去魔鬼平原,上善本就对其没多少感觉的心便不会泛起涟漪。可夏萧不顾生死的过去,现在对自己又那么冷漠,究竟是什么意思?

    上善一咬牙,面色逐渐变得恐怖。她还未意识到自己的思想有多危险,但浑身已有破坏及湮灭之力不断泛起,似热锅上滴下的水,一瞬溅开,猛地蒸发。

    一些走首教会的成员连忙躲开,不忘提醒。

    “大姐,别冲动!”

    教员们想去劝告夏萧别在腻歪,可上善现在的目光,令所有人畏惧。她盯着不远处的夏萧和阿烛,听不到任何人说话,只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