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将心权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将心权谋:《将心权谋》正文 第三十九章 青灯伴古佛(大结局)

    魔鹰驾着马车,一路保护着雪梦兮,经过大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抵达了陨岩城。

    将马车驶到炎冥曾经在陨岩城居住的破旧府邸门前,魔鹰停下马车,下车后将车帘拉开,扶着一头发白的雪梦兮下了马车。

    在魔鹰的带领下,两人走进了府邸中的一间简陋的房间,“咿呀”一声,他推门而入,熟悉的地方,一间简陋的屋子,只有一张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盏旧旧的铜灯,一支笔,一些纸和一个墨盘,其余再无它物。

    看着这些,回想着与炎冥朝夕相处的时光,魔鹰带着面具的脸上不经意间潸然泪下。跟在他身后的雪梦兮站在屋中,看着那唯一的一张椅子、一张桌子和一盏旧旧的铜灯,她缓缓的走到桌前,上面早已布满了灰尘。

    她用白皙的玉手轻轻的抚摸着这自从炎冥战死后,再无人打扫,满是灰尘的桌面,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愧疚之情:“炎将军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守卫我心爱的家园,我却什么都不知道。”看着这些,雪梦兮的双眼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想着这间屋子的主人,脑海中同时想起了炎冥对她说过的话,为她做的事,雪梦兮现在感到深深的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相信梵香寺的那段姻缘。

    两人站在屋中,各自回想着自己的往事,过了许久,魔鹰才对雪梦兮说道:“公主殿下,我们走吧,睹物思人,徒增伤悲。”

    “嗯。”雪梦兮点了点头,问道,“炎将军在这城中的时候,还去过什么地方,我想看看。”

    魔鹰想了想,回道:“当初将军忙着与西荒大军对战,无瑕在城中闲逛,但曾经倒是去过城中的一座寺庙,叫祈恩寺,当时将军没有让我同行,而是独自一人去的。”

    “那我们去那里看看吧。”雪梦兮伤感的说着。

    两人不舍的离开了这间屋子,走出府邸,上了马车,缓缓的朝着祈恩寺走去,当他们来到祈恩寺外,两人竟然与炎冥当初进入祈恩寺的门一样,从镇魔之门进入,来到寺庙院中,里面依旧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

    雪梦兮在寺庙中漫无目的的走着,魔鹰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后,也许是因为巧合,雪梦兮沿着一条弯弯转转的长廊走到尽头,发现当初炎冥走进了的那间大殿,于是抬脚迈入。

    两人迎面就看见两尊大佛,一左一右背靠着背,左边是释迦牟尼佛,慈善祥和。而与他紧紧背靠着的,右边则是不动明王,怒目而视。

    而大佛下面坐着一个身穿破袈裟的和尚,雪梦兮看见他后,大吃一惊:“佛心大师?”

    这和尚正是当初炎冥在祈恩寺遇见的佛心大师,也是雪梦兮在飘雪城梵香寺中给她解签的佛心大师。

    佛心大师正闭着双眼,听见有人叫他,于是缓缓睁开了双眼,看见是雪梦兮后,才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原来是雪施主,多年未见,贫僧有礼了。”

    看见佛心大师,雪梦兮脑中想起了当初的那根签,于是问道:“佛心大师,当初我求的那根签,为何是如今的结果?”

    看着雪梦兮憔悴的脸,和那白色的头发,佛心大师站起身,叹息一声,双手合十,口中道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接着他走到雪梦兮的身前,看着她如今的模样,心中不忍,于是告诉了她当年的真相:“雪施主,其实当年的一切都是贫僧刻意为之,你求的那根签贫僧做了手脚。”

    “什么?”雪梦兮听见这话后,又一次的遭受了打击,差点重心不稳,问道,“什么手脚?”

    “贫僧在签筒做了手脚,所以当初无论如何,弹出来的都是那根帝凤签。”佛心大师再次双手合十,说道,“当你走后,贫僧打开签筒,才发现你求的签其实应该是火红色的将雀签。七杀之星,孔雀之灵,也就是说,你真正的姻缘是七杀将星炎冥!”

    “咚咚咚”听到这话,雪梦兮的胸中被心脏撞击的喘不过气来,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无力的跪在了她身前的铺垫上,双手捂着自己的双眼,撕心裂肺的哭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骗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要如此对我?”

    佛心大师这话一出,在一旁的魔鹰顿时心中大怒,上前一步,用手抓住佛心大师的衣领,激动的问道:“你说什么?这么说,将军的死你难逃其责了!”

    说完就想一拳打向佛心大师的脸,然而佛心大师却幽幽一叹:“这位施主莫要激动,贫僧如此做,也是有苦衷的。”他看着魔鹰认真的说着,后者看见他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私心,而是心怀天下的慈悲之心。

    于是魔鹰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冷哼一声:“我到要听听你的理由,若是不能让我满意,我定让你付出代价!”

    佛心大师丝毫不在意,看着殿外,双手合十,缓缓说道:“当初丰饶大陆三分天下,战火连连,天下百姓饱受战乱之苦,而能够结束这场纷争的,当世唯有飞雪帝国,但雪龙渊不行,而他唯一的子嗣却是女儿,七杀将星与紫微帝星同为当世奇才,但七杀将星虽杀伐果断,但心中却太善良,若与雪梦兮结婚,成了飞雪帝国的帝王,他保护北国没有问题,但要结束纷争,统一天下却是不可能。所以,当今天下只有紫微帝星夜雨寒才能够真正的统一丰饶大陆,结束战争。贫僧如此做,是为了天下的苍生。”

    “阿弥陀佛。”佛心大师说完后,口中又道了一句佛号,魔鹰听后,反倒不知该怎么办,站在那不知所措。

    这时,跪在地上的雪梦兮抬起头,她的双眼竟然流着血泪,她问了一句:“大师,佛门慈悲为怀,你这样做,救了天下人,但却伤害了我,害死了炎冥。佛门不是要救众生吗?那你如何救我?如何救炎冥?你这样杀一人与杀尽天下人,有何区别?”

    “铛”,雪梦兮的这席话如同魔怔一般,深深的撞击在了佛心大师的心中,他的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你这样杀一人与杀尽天下人,有何区别?有何区别?有何区别……”

    佛心大师踉踉跄跄的边走边自言自语:“佛救的了天下苍生,却救不了一人。魔杀的了一人,却杀不尽天下苍生。这样,佛与魔又有何区别?”

    说着说着,佛心大师走到大殿的门边,忽然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念叨着:“佛与魔到底有何区别?”

    忽然间,他抬起头,看着天空,双眼变成了血红色,大吼道:“佛本亦魔!”

    他身后的魔鹰被佛心大师此时的状态给吓住了,竟然忘了该怎么办。

    只见这时,从远处由远至近传来一阵佛音:“唵、嘛、呢、叭、咪、吽!”

    佛家的六字真言瞬间传到了跪在地上的佛心大师耳中,伴随着此佛音到来,魔鹰只觉得眼前一花,看见一名和尚由远至近,在六字真言传到时,同时他的身体也到了佛心大师的面前,大喝一声:“师兄,你入魔了!”

    说完,只见这个和尚一手印在佛心大师的额间,口中念道:“镇魔!”

    不一会儿,只见跪着的佛心大师缓缓的闭着双眼,睡着了。这时那和尚才收住手,对着魔鹰与雪梦兮双手合十,道:“打扰两位施主了。”

    两人看见来人,大吃一惊,只见他的相貌与跪在地上的佛心大师一模一样,魔鹰率先回过神来,问道:“大师,您是?”

    “阿弥陀佛。”这名和尚单手作揖,“贫僧法号魔魂,乃是佛心师兄的师弟。”

    “你们是双胞胎?”魔鹰接着问道。

    “我们即是双胞胎,也是同门师兄弟。”魔魂大师笑道,“贫僧受师傅旨意,下山来寻师兄,师傅前几日算到师兄会入魔,让我将他带回山门镇住心中魔念。”

    “那敢问大师师出何门?”魔鹰看着两位一模一样的大师,好奇的问道。

    “贫僧与师兄同为天龙寺中僧人。”魔魂大师看着魔鹰,解释道,“贫僧来此,既然遇见了二位施主,二位施主又与贫僧的师兄有缘,那我便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二位。”

    说到这,魔魂大师顿了顿,接着说道:“当年,七杀将星与紫微帝星同时现世,贫僧的师傅无意间问了我们两人一句,说我们觉得谁能结束这乱世的纷争,贫僧说七杀将星虽具杀伐之气,但本性善良仁厚,若为帝王,乃百姓之福。而师兄不服,他说紫微帝星虽乃枭雄,但古往今来,成帝者大多为枭雄。于是师兄要与我一争高下,但贫僧不愿争辩,师傅就说师兄魔念太深。于是师兄以为师傅偏袒我,一气之下离开山门,谁知跑到了飘雪城的梵香寺中,才有了后来的这些事。”

    说到这,魔魂大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雪梦兮,口念:“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当初师兄的一念之差,改变了四个人的结局,哎,世间因果,皆为轮回之道。”

    说完,他对着魔鹰和雪梦兮再次一拜:“两位施主,如今我的佛心师兄已经入魔,贫僧要尽快将他带回山门,让师傅压制住他的魔念,若是师兄得罪了两位施主的地方,两位施主可到大理国内天龙寺来,本寺到时定会给二位施主一个公道。”

    魔鹰见魔魂大师话已至此,佛心大师又入了魔,于是点了点头,对着魔魂大师作揖:“那就有劳魔魂大师了。”

    “两位施主,贫僧告辞。”魔魂大师说完,单手提起跪在地上睡着了的佛心大师,脚下轻功施展,瞬间就消失在魔鹰的眼前,临走前留下一句,“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阿弥陀佛。”

    待魔魂大师带着佛心大师离开后,魔鹰这才转身,看着地上跪着的雪梦兮,问道:“公主殿下,今后你有何打算?”

    雪梦兮抬起头,看着两侧的木柱上炎冥生前用泣血神枪刻着的诗句:“魂兮梦兮雪忧兮,此生不悔入北国。今生作卿拾绢人,来世相伴久长存。”再想着她真正的姻缘乃是炎冥,心中更加的悲痛,万念俱灰,她淡淡的说道:“我想在这里出家,从此常伴两尊古佛。”

    “哎。”事已至此,魔鹰也不好相劝,只是说道,“那我这就去找这座寺庙的住持。”

    他刚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阿弥陀佛。”

    魔鹰转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穿素袍,年近六旬的师太拿着一把浮尘走了进来。她看着魔鹰,说道:“贫尼姓吕,乃是这座寺庙的住持。”(吕师太便是当年与雅儿一起的那名师太。)

    介绍完自己,她又看着跪在地上的雪梦兮,摇了摇头,道:“没想到七窍玲珑之心,被伤裂的七零八碎,可惜了。你真的愿意入我佛门?”

    见万念俱灰的雪梦兮机械般的点了点头,吕师太才说道:“好吧,我便收你为俗家弟子,不用削发,你就在此常伴两尊古佛,念经诵佛吧。”

    “是,师傅。”雪梦兮支起身体,对着吕师太三拜九叩。

    拜完后,吕师太转身离开,魔鹰见雪梦兮心意已决,便对她施了一礼,道:“公主殿下,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魔鹰就告辞了,魔鹰也完成了将军的遗愿,保护了你的安全。”

    “你准备去哪?”雪梦兮问道。

    “我准备前往西荒,一来寻找自己的身世之谜,二来寻找将军的遗体。”魔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如果你找到了炎冥的遗体,还请告知我。”雪梦兮轻声说道。

    “好。”魔鹰对着雪梦兮最后一拜,“公主殿下保重,魔鹰告辞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从此踏上前往西荒的道路上。

    看着魔鹰消失后,雪梦兮这才转身再次看着左右木柱上炎冥生前留下的诗,然后跪在铺垫上,闭着眼,对着两尊大佛念经诵佛。

    从此以后,雪梦兮在祈恩寺中,青灯伴古佛!

    ~~~~~~~~~~~~~~~~~~~~~~~~~~~~~~~~~~~~~~~~~~~~~~~~~~~~

    丰饶大陆336年五月,帝王夜雨寒与月玲芯在帝都不夜城举办了一场空前盛大的隆重婚礼,婚礼当天夜晚,夜雨寒在帝王殿中设宴款待群臣。

    晚宴布满了山珍海味,珍肴佳酿,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这也是夜雨寒自从在南疆第一次喝酒醉了戒酒后的第二次喝酒,因为今日他特别开心,所以才与众人一起喝酒。

    酒过三巡,只见身着大红色新娘装的月玲芯打扮的明媚动人,此时她看见夜雨寒正与江南、段浩飞和吴攀攀喝着酒,于是走到他的面前,凑到他的耳边,带着开心满~足的笑容,悄声说道:“夜哥哥,芯儿有些不胜酒力,先回房等你了。”

    “好。”夜雨寒想也没想的应了一声,走之前,月玲芯又悄悄的说了一句:“夜哥哥,芯儿好爱你,芯儿今生都想一直陪着你。”

    说完,她朝着她和夜雨寒的婚房走去。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夜雨寒对月玲芯最后的那句话没有太在意。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这时一阵冷风吹来,刮在夜雨寒的脸上,他打了个冷颤,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忽然他脑海中回想起了月玲芯走之前最后的一句话:“夜哥哥,芯儿好爱你,芯儿今生都想一直陪着你。”

    夜雨寒心中暗道:“芯儿为什么说今生都想一直陪着我?为什么会说‘想’?”

    想到这,夜雨寒忽然猛地站了起来,说道:“不好,喝酒误事啊!”说完,他急匆匆的朝着殿外走去,沿途一些大臣们起身敬他酒,只见他烦躁的一挥手,“闪开。”直接由走变成了跑,跑出了帝王殿,朝着他与月玲芯的婚房跑去。

    被夜雨寒呵斥的大臣们此时端着酒杯不知所措,很是尴尬,而吴攀攀对着江南和段浩飞二人使了个眼色,二人领会后,起身朝着夜雨寒追去,而吴攀攀则是站起身,端起酒杯,笑着说道:“诸位大人,方才帝王陛下因为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所以赶去处理,我们继续喝酒,来,干!”

    他的这席话让那些端着酒杯尴尬站在那的大臣们有了台阶下,纷纷举起酒杯敬吴攀攀。

    夜雨寒一路跑回他与月玲芯的婚房后,焦急的推开房门,只见月玲芯穿着红艳艳的新娘装,脸上盖着红盖头,静静的躺在床上。而房间正中间的桌上放着一张纸,被一个酒杯给压着。

    夜雨寒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匆忙跑到桌前,拿起那张纸看着,只见上面写着:

    “我最爱的夜哥哥:

    夜哥哥,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饮下了杯中的毒酒。

    你不要伤心,不要难过,因为芯儿是带着快乐离开的,今生能够成为你的妻子,能够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成为你的妻子,芯儿已经很满足了。

    芯儿虽被逼无奈,在你之前已经两度嫁人,顶着这副臭皮囊再嫁给你,心中充满了愧疚和痛苦,然而芯儿真的好想好想成为你的妻子。

    谢谢我最爱的夜哥哥你没有嫌弃芯儿,仍然愿意娶芯儿为妻,今天是芯儿一生中最快乐、最幸福的一天,为了等到今天,芯儿忍着心中的折磨经历了无数个思念你的夜晚。

    如今,芯儿的心愿已经得到了满足,但我不能自私,不能奢望用这肮脏的身躯来长久的陪伴你,因为你是如今整个丰饶大陆的主宰,整个天下人心中的王!我若继续陪伴在你身边,你会被整个天下所耻笑,会被后世之人所嘲笑。

    夜哥哥,等我走后,今后你要找一个纯洁没有污点的女子来陪伴你,芯儿仅仅期望你的心中留下一个小小的空间给芯儿就足够了,希望你与今后伴随你的人能够幸福,芯儿便知足了。

    夜哥哥,今生芯儿能成为你的妻子,我真的好开心,我们约定,来世也让芯儿成为你的妻子,好不好?来世,我不想当什么公主,你也不要当什么帝王,我们再也没有仇恨,只是平凡的两个人。我们就普普通通的找一个山清水秀无人的地方,就像当年我们相遇的音竹林那里一样,平平淡淡、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过一生,好么?

    夜哥哥,芯儿要走了,但芯儿真的好舍不得你,愿我们来世能白头偕老。

    最爱你的芯儿”

    “不!”看完这封信,夜雨寒扔下它,转身跑到月玲芯的身边,揭开她的红盖头,只见美丽动人的她此时脸色苍白,夜雨寒颤抖的伸出右手,探到她的鼻前,先是气若游丝,下一息便气息全无。

    夜雨寒转过身,跌跌撞撞,踉踉跄跄朝着屋外跑去,这时段浩飞和江南看见夜雨寒摇摇撞撞的正要从屋中跑出来,于是两人忙进门一左一右想要搀扶他,哪知夜雨寒将他们推开:“让开。”

    然后他跑出房门外,对着天空,撕心裂肺的仰天长吼:“传太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