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睿阳:《睿阳》正文 第三十七章 换老师

    “老虎”刚走过他们几人身边,李江波对着严鳌甩了甩头。

    严鳌会意,立马冲到还站在原地的牛奔面前,也没什么战斗技巧,一拳就打在了牛奔的脸上。

    周围看热闹的人本来目光都在“老虎”那边,严鳌突如其来的动作,倒是吓得周边的人往后退。

    沈冲和严墨二话没说,跟着上去就是打。

    “老虎”听到声响立马回头,眼中充满不可思议和愤怒,似乎并没有想到有人这么大胆。

    李江波死死拉住“老虎”,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老虎整个身子松懈下来,低着头叹了口气。

    严墨拿起凳子使劲的砸在了牛奔的脸上,这才收了手。沈冲当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在想,会不会被学校开除。

    不过又看了看身边的严墨,和严鳌,那一刻,似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慢镜头一样,他看着严墨紧皱着眉头,呼呼的喘着气。

    又盯着地上脑袋上的血花灿烂的牛奔,他知道出事了,对呀,似乎和严墨还有严鳌认识以后就没有多少平平淡淡。

    “我叫严墨”

    “哦,我叫毛笔!”

    沈冲想起第一次和严墨见面时的情景,不由得心生怀恋。

    今天过后,可能就会被开除了。

    :“打爽了么?”沈冲正在恍惚中,李江波走过来。

    :“嗯”严墨应到。

    :“那走?”

    :“走。”

    严墨看了地上的牛奔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人,拿起板凳,转过身,围观的人群主动让开了一条道。

    沈冲稍微清醒了下神智,跟在队伍后边。

    仍然是万众瞩目的情况,几个人拉着凳子从高三教学楼走下。

    :“分开走。”李江波刚下楼说了一声,立马转身从左边拐走。

    沈冲也分散来了,这会分散开他就有点慌了。于是把板凳像是平时去操场开会一样拿着。总不能像是刚才一样,拉在地上。

    :“冲哥!事做的硬的很么!”

    沈冲回到教室的时候,整个四楼的人也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眼光看着他,李攀笑嘻嘻的迎上来。

    那天之后,短短几天,总归是会穿出去一些事情的,大致就是高一来的几个小崽子,把高三的一个猛人的弟弟当面打了。

    有时候,不是你想变强,而是生活推着你往前走。

    事情无声无息的解决掉了,没有人被开除,任何事情也没有,唯一有的是政教处的老师看沈冲的眼神比以前专注了。

    :“今天罚你扫地。”梵莺歌怒喝道,眼睛快要从眼眶掉出来。

    :“我不扫,你爱找谁扫找谁扫,说了今天不归我扫。”沈冲一副十分看不起的样子站在座位上。

    整个班级都非常安静,眼光来回聚焦在班主任和沈冲身上。

    :“你当班主任的,最起码的明辨是非能力都没有吗?”沈冲生气的皱起了眉头,心里十分反感,心想这家伙不是个傻子吧!

    :“你看你这班长还想不想当了?”梵莺歌似乎觉得被人当众他事多,是班主任的狗,班主任呢屁人情世故都不懂。

    俗话说就像是又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这样肯定不能长久。

    :“我等会会直接给政教处老师提出来,换班主任,因为这个班主任,不配。”沈冲又像是气话,又像是给所有通告着什么。

    整个班级又瞬间安静了,这次,除了李攀几个沈冲死党,别人都像是看疯子一样看沈冲。

    李攀只是简单的抠了抠鼻屎,一脸无所谓的抹在凳子边上。

    :“内个,沈冲,沈班长。”

    班级本来就比较静,突然出现的女声,显得格格不入。

    :“嗯?”沈冲回过头,看着左后方这个微胖的女生,她是班级的语文课代表,叫郑欣欣。

    :“怎么了!”沈冲对事不对人,所以对她说话就比较柔和。

    :“沈班长,我觉得,你是个学生,最好不要闹的过了,”郑欣欣说话声音很娇弱,看着沈冲说话有些稍微结巴,甚至还有些脸红,眼神透露着担心,不过似乎是对沈冲的担心。

    沈冲对于感情很敏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心里咯噔一下。

    :“过了?不改变环境,就改变自己,我觉得自己挺好的,是班主任不对,再这样的班主任管理下,我会疯掉,班里的人也会心里变态。你们说是不是?”沈冲前几句是看着郑欣欣说的,还比较温柔,后几句就是对全班说的,声音带着一股傲气。

    :“冲哥这是要换班主任啊,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学生换班主任。”李攀听完随声附和,兄弟就是兄弟。

    :“谁叫个沈冲?”

    正说着,班级门口多了一个戴着眼镜,脸型偏瘦一股汉奸样子的人。

    本来西装裤配合衬衫会让男人比较精神,但是这个20来岁的人探着脑袋伸进教室却显得极为猥琐。

    :“我是。”沈冲早有预料的站起来平静的看着门口的人,这人正是那班主任来的第一天给自己介绍的人。

    :“你来来来,出来来。”那人看见沈冲站起来,有些狂傲的冲着沈冲招了招手。

    沈冲敏锐的感觉他对自己有气,这种感觉很奇怪,这个政教处的老师不像是解决事情,倒像是替自己女朋友来出头的。